老三届

老三届社区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知青网站联盟老三届 浙江知青网 宁波东方知青网 平远知青网 陕西知青联盟 

内蒙古兵团战友网 

查看: 66|回复: 11

中秋漫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6 20: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秋漫谈



      我现在一年只过3个节:春节、端午和中秋,原因很简单,杭州市人民政府在这3个节日给我发放过节费。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节日,免谈。               

年年中秋今又中秋,将我历年来写过的中秋收集起来做个美篇,莫嫌老汉说话啰嗦。      
      
从收集的文章看,1965年的中秋给我铭上的烙印太深刻了,几乎篇篇提到,虽然那个中秋节政府只给我发了两只月饼。  
  
     那是我命运的转折点!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住的那幢楼,前后都种有桂花树。南边沿着墙根整整齐齐的一排,开窗即见。北边是小区的露天活动场所,正对我家有个花坛,三棵桂花树形成一个三角形,两边是金桂,中间是丹桂。      小区是个老小区,桂花树树龄都已超过20年,长得很茂盛。每年的中秋国庆期间,桂花怒放,推开窗香气扑鼻,那种感觉不要太好。
      老底子杭州没有那么多的桂花树,只能零星见到。幼儿园的院子里有一棵,有些年头了,树形很大,开花时节老远就能闻到。读初中时有一年去满觉陇采秋茶,住在石屋洞,正好是桂花飘香季节,真把人给醉倒了。满觉陇有出名的桂花栗子,栗子也有桂花香。
      今天是中秋节,房前屋后的桂花树还没一点动静。不知是季节推迟了,还是受到疫情影响在隔离,未免有点失望。
      一提到中秋,总会想起1965年,我们离开杭州时,也是桂花将开未开时。那年的中秋是在火车上过的,火车行驶在陇海线上,窗外是一片荒漠,一轮孤月随着火车车轮压着钢轨接头的嘎嘎声,伴着我们一起行进。“月亮走,我也走”,现在我坐火车上,月亮还是随着我跟着火车奔跑。
      想起了外婆,小时候领着我去看富春江上的月亮,是她告诉我月亮总是会跟着我走的。
      没有人在低头思故乡。坐了三四天火车,新结交了许多玩伴,也习惯了火车上的生活,这时候的心情并不悲伤。想着前方捉摸不定的落脚地,早忘了刚告别的故乡。
      车上的人都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坐那么长时间的火车。一心以为终于从此脱离了非无产阶级家庭,走上了革命征途。高唱着《红梅赞》,要“一片丹心向阳开”,与月亮何干。
      懵懵懂懂到了银川,下了火车,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那一地的月光,从没见过。
      五十六年了,翻看我写过的中秋回忆,不禁有点唏嘘。鲁莽的冲动,差一点闹得回不了故乡闻不到桂花飘香。
      想起那时的幼稚有点好笑,17岁,似懂非懂的年岁。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年中秋

      住在小区里,周围住宅楼太高太密集,赏月可比井底之蛙坐井观天:抬头见得了天,可不一定赏得了月。今天是中秋,秋高气爽天气好,晚餐独酌,三杯两盏淡酒喝得多了点,下楼时已错过了看得到月亮的时分,一直踱到小区大门口,才见到天上挂着的一轮明月。
      媒体和气象部门没有忽悠,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很明亮真的很漂亮。看着月亮,突然想起了王洛宾那首《在银色的月光下》,可是怎么也想不起它的调,一想起就是电影《赤峰号》里的插曲:“银色的月光,映照在无边的海洋……”
      很苦恼,手机充电没在身边,老年人固执,越是想不出来越要想。抛不开那个念头,干脆,不看月亮了,回家先找到那个调再说。
      我们刚到宁夏时,正是中秋月好时,走出银川火车站,满地如水银泻地似的月光印象特深,令人难以忘怀。记得我曾在哪篇回忆中讲述过这事,还记得曾引用李白的诗把它比作地上霜,同时还联想起了王洛宾的这首歌。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哪篇文章里提到的,又想不起来了。
      打开电脑,先在博客里找那篇文章。前段时间,为了写黄河滩上,我把我写的青年队的回忆整个看了个遍,对那段描写有印象,可不知为什么怎么也找不到,找了几遍还是没找到踪影。万般无奈转向吧,找到了万年历,打开,查到1965年的中秋是9月10日,我们抵达银川是9月11日晚,八月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那天正好是月圆时分。那年的中秋我们是在火车上度过的,专列行驶在甘肃境内,观赏月亮只能透过车窗。广袤的原野上一轮孤月,似乎还残存着一些记忆。
      50年了!沧海桑田那!农场那些老大姐指着老照片里的我惊叹道:“啊!多年轻!……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这不是两个小鲜肉吗……”
      忘了回来开电脑是为了寻找王洛宾的歌曲,奇怪的是这时《在银色的月光下》的旋律回旋在脑海里:
      “在那金色沙滩上
      洒着银色的月光
      寻找往事踪影
      往事踪影迷茫……”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不管是今天见的还是那50年前的,也不管是李白老哥举杯相邀的还是老市长苏老夫子问青天的明月。
      明日会怎么样呢?
      老矣!只会一天比一天更老罢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秋的记忆

      银行卡提醒我,杭州市人民政府已将今年中秋过节费800元提前汇入我的账户了,靠得牢!
      出生那年差了几天没赶上中秋,以后中秋年年过,屈指数来我已度过70个了。这钱是给我过第71个中秋花的。过个中秋花不了那么多,市政府真够客气的,我还一次没谢过。
      不知命运安排我还能过几个中秋,过中秋能拿钱,但愿能多过几个才好!
      杭州人说“吃过了肚饥,说过了忘记”,这70个中秋,记得起来没几个。
      留在记忆里最早的是我十岁那年,我过的第十个中秋节。那年钢元帅升帐,大人们都在为完成1070没日没夜的瞎忙乎,很少能见到父母。那天放学回家,桌子上放着几个月饼,底下压着张纸条,父亲用他娟秀的字体写着:“今天八月半,等月亮升起来时,你们兄妹对着月亮吃月饼吧”。那天是个阴天,厚厚的云层遮盖了月亮,出去看了好几次,都没发现月亮升起来,我与妹妹商量,我们先把月饼吃了吧。
      父母回家时我们都睡了,我从梦里醒来,揉揉眼睛跟爸爸说,今天没见着月亮。
      “月饼呢”?
      “我们分吃了”我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回答。
      父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在我记忆中,父亲那么爽朗的开怀大笑,没见过几次。
      再有就是我过的第十七个中秋,那是在杭州至银川的专列上过的,那时还懵懂,没想过有可能再也回不到老家见不到故乡月,还以为就跟集中劳动一样,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回家,就是可能时间要长一点。
      家搬到望江门,有一次中秋探亲回家,我看到望江门一带的原住民家家户户门口摆一张骨牌凳,点着香烛,供着月饼和各式水果,还有老南瓜。经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后那些封资修的习俗又有返潮,封建迷信卷土重来。
      中秋节供老南瓜是有个说头的,我听说过,忘了。
      宁夏老乡也有祭月的习俗,不用老南瓜,也没有月饼,而是用大馍。旧社会中秋供馍演变成斗馍,谁家的馍大,谁家就有气派。馍蒸的大,要求笼屉要大,笼屉大了灶头还得大。
      这些都是听来的,我们在宁夏农村那时,全靠队里分的那点口粮,谁也不敢露富也没本事露富。
      还有一种烤馍,一种专门的紫铜圆盒,将面发好后装入,埋在麦芠子里用火慢慢煨,火大了表面糊了里面还不熟。这种容器平时不怎么用,就是中秋和春节时用。煨出来的馍有脸盆那么大,看上去与面包一样,很诱人。我见老任老婆子有一次在做这种馍,在立强湖东他们的窝棚外面,我很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但是一直我们收工回家还没煨好。
      听当地老乡说,蒙古人是不过中秋的,到了八月十五要躲起来。这令我想起了儿时听过的“八月十五杀鞑子”的传说,这个传说为了民族团结不让说了。
      八月十五一过,就要磨刀开镰收割水稻了,在宁夏生活了那么多年想不起来有没有认认真真的过过中秋节。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见不到月饼。
      现在送月饼的人也不多了,收到的月饼,基本上都是网上互相黏贴复制的图片,画饼不为充饥只图个乐呵。
      大家中秋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变味了的月饼

      旧时过年过节讲究很多,难得休闲,要到亲戚家走走,宁夏话说闯亲戚,也叫串亲戚。亲戚需要经常走动的,不然就会疏远了亲情。
      难得走趟亲戚家总不能空着手吧,到南货店去买点桂圆荔枝大枣柿饼之类的,条件好点的还可以再加点应时糕点。店倌知道买这些东西的用途,会拿出硕大的草纸,分门别类的把它们包成梯台型的包,四四方方棱棱角角,顶上还会压上一张印有店名以及荣华富贵、四季发财等吉祥语的大红帖子,然后把大大小小的包摞成宝塔状用绳捆好。提着这样的礼品走亲戚,显得多么拉风,多么得架势。用现代环保角度来看,也是先进的:外包装不多,全部是可以降解的,连扎绳都是用纸搓成的。
      旧时穷得来嗒嗒滴,但是这些人情世故却一点马虎不得。遇到春节、清明、中秋等传统节日,各家各户串门走亲戚。买不起那么多果子包,捡那些价廉耐存放的,比如各式酥糖雪饼,包上一包。进门,先递上所携果子包,寒暄一番,坐下喝茶。江南农村的习俗,不管是不是时候,总得留下吃饭。吃饭也是个形式,摆一桌菜,好多是属于看菜——只准看,不能吃的。吃罢告辞,主人会拿出另一件果子包送别,客气一番,老实不客气地提着果子包走向第二份人家。大家都心照不宣,这是潜规则。就这样,转了十几家回来,手里还有一个果子包。
      等到该跑的亲戚朋友家都跑完了,据估计也再没有人会来上门,这才能拆开果子包。天太热的话,里面的食品都有了哈喇味。
      拆开果子包,有时会惊奇的发现:转来转去一大圈,打开来的果子包居然就是自家买的那个!
      这都是些老话,现在早就没了这种陋习,农村人串门,出手的大方令城里人目瞪口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月饼开始重蹈这个怪圈。买月饼的人不吃月饼,吃月饼的人不买月饼。月饼的包装越来越考究越来越高档越来越豪华。像个工艺品,一年一个样,一年比一年奢华。
      月饼舍不得吃,只是用来送人,越是名牌厂家生产的,越是包装稀奇古怪的,越是价格昂贵的,参与流通的可能性越大。一般的纸盒包装的劳保月饼,是拿不出手的。有些时,你会发现,送出去的月饼,奇迹般的又回家来了。像那送出去的果子包,更像那澳洲土著人的飞去来兮飞镖,漂亮地转了几个圈,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想吃月饼先要看生产日期,那种接近保质期限,再送人有点不恭不敬,才舍得拆开来食用。每年过了八月十五,天天早点照例是月饼过泡饭。不是喜欢吃,而是无可奈何,杭州人说起来叫消罪过,扔掉毕竟是可惜的。
      记忆中的月饼可不是那么个吃法。
      小时候吃的都是颐香斋的苏式月饼,8个一筒,纸包装的。也有纸盒的,马粪纸糊的小小纸盒,里面装4只月饼。纸盒上面糊张红纸,上面印有楷书中秋月饼四个大字。月饼吃完了,那纸盒就成了我们的玩具,找几个洋线团的轴当轮子,做个纸汽车拉着玩。我还记得有一年很创意的制成了一个电话机,挂在墙上,炫耀了好长一阵子。
      吃月饼不过是为了过传统节日,一般每年全家最多也就消耗一两筒月饼。第一次感到月饼吃不完是在1965年的中秋节,1965年9月10日西行的列车上。
那年9月7日,我们告别父母,登车北上,车上几天几夜休息不好,没了平时的胃口。自己家里给我们准备了月饼,带着路上吃,知青专列也给我们准备了月饼,中秋那天发给大家,吃不完,太甜!那天列车在陇海线甘肃境内,记不起来是哪个站,边上也停着一列知青专列,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的。他们的专列比我们先到站,也比我们先离开,一身的黄布衣服,令人羡慕。我们打开车窗与他们交流起来,隔着车窗把我们吃不完的月饼递了过去。
      又到了月饼大战的时节了,硝烟渐起,不少人摩拳擦掌,准备投入到新一轮月饼传递游戏中去。商家更是不惜代价,制造舆论,期盼着新的疯狂。不仅如此,还想把端午的粽子,也纳入月饼的销售状态中去。现在的人都疯了,缺少理性!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桂花飘香

      莫干山为闻名全国的四大避暑胜地之一,一到夏日,游人如织,熙熙攘攘。现在空调普及,避暑的标准和要求都不一样,莫干山的优势并不突出。我因工作关系,那时候经常上莫干山,一年四季都有机会。冬季的莫干山特别的冷,山下好好的山上却下了大雪。推开管理局办公室的门,仿佛回到了北方:那铸铁的取暖炉,那镀锌铁皮卷的取暖炉的烟道,那熊熊的火焰,那温暖的感觉……回到江南后真是久违了。

      曾陪着客户在莫干山上过中秋,过国庆,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美极了!莫干山完全没了盛夏时的喧嚣,没什么游客,别墅就我们几个。在阳台上拉个灯,搬张台子搓搓小麻将。四野静静的,就听见洗麻将的噼里啪啦声和远山的回音。凉风习习,隐隐约约的能嗅到阵阵的桂花香味,醉得搓麻将都心不在焉。

      莫干山的桂花很有特色,从剑池走向荫山街的山道,高高下下弯弯曲曲,似乎没见到桂花树,但是满山遍野充满了浓郁的桂花香。我以为,桂花的香味要在似有似无,缥缈难捉时为最佳。随着微风轻轻拂来,谓之寻桂、访桂是也。真要是坐在桂花树下,“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嗅觉会麻痹。

      谈起桂花,感触最深的就是莫干山,难以忘却。十几年没上莫干山了,莫干山赏桂被旅游开发的很火爆,怕再找不回当年赏桂的那种气氛和情调。

      桂花被杭州市民选为市花市树,可见杭州市民对桂花的厚爱。西湖边的公园里、行道旁,到处都植有桂花树。就是在生活小区、在那些寻常巷陌里,也不时会见到金桂、银桂、丹桂和四季桂。从古至今,杭州人都有赏桂的风俗。

      今年的桂花开的有点特别,第一次开花没几天就遇到阴雨天,二度开时又是晚来的今年第16号台风“罗莎”,被无情的雨打风吹去,香消玉殒了。


      没想到今年开的是个迟桂花,进入农历9月,桂花三度开放,整个杭城都香遍了。杭州人可以在黄金周把西湖让给外地人,但这赏桂的日子,谁也不肯浪费,纷纷外出赏桂。上周本来约好吴山喝茶,临时得知巍巍兴安岭栏目有几个贵客到来小聚,便也赶着到了曲院风荷凑凑热闹。

      西湖边的人真多!车一出曙光路就开始蚁行,堵得比刚结束的国庆长假还厉害。曲院风荷里的竹素园人满为患,坐在那里,一阵阵的花香袭来,抬头一看,对面就是硕大的桂花树,喜的网友们都坐不住了,端起相机,到处留影。

      这天聚会的主角,是大兴安岭后又辗转到了大庆的知青,现在天南地北散居各处,聚在一起也属不易。那天有香港的,珠海的,深圳的,省内还有平湖的,见了面,手拉手的不肯轻易放开。记性好的,不用介绍,见面就叫得出名字,记性稍差点的,要解释半天,要提起某个细节才会回忆起当年的你我。都显得那么年轻,要不是有人带着孙儿带着外孙,这不敢相信她们的年龄。

      我坐在一边默默的喝着茶,闻着那浓浓的桂花香味,体会着比那桂花香味根能陶醉人的知青情谊,来时公交车被堵、在车上被挤而引起的不快,早就不知到哪儿去了。


      又是一个令人难忘的赏桂经历!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西北去望星空

      刚到青年队,当地的老乡对我们在城里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很不理解,从来没有见到过无法想象那种生活,我不止一次的听到老王利说:“咋能在别人的脚板底下生活”。
      现在的楼是越造越高,城市的格局改变了,原来是墙门对墙门中间夹条路,墙门与墙门之间留条巷,现在是马路与马路间造几幢楼宇隔隔。
      马路越修越宽,还是不够用,于是想出了立体交通。我住的小区门口就是一条高架路,底下是城市主要交通干道,上面是高架高速通道。不光如此,不远处还有个很大的城市立交,与楼房一样,道路有5~6层,各个方向的车子,互不干扰的各行其道。放在几年前,我们也会像王利一样的想不通,车子还能在车子底下跑路?
      楼高了,路也高了,一眼望出去都是混凝土的建筑物,走出楼群就是几人难抱的高架路混凝土支架,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就像森林一样。抬头望不见北斗星,也难注视到月有阴晴圆缺,更找不到儿时那种月亮走我也走的情趣。小时候有首歌:“天上大星对小星,对小星;社里电灯亮晶晶,亮晶晶;星星没有电灯亮,电灯亮……”,现在的电灯太亮了!高架路上的照明,令天上的星星黯然失色。
      我突然想到了西北的夜空,天高云淡月明星稀极目无边。记得在1965年9月,知青专列把我们安全送到银川,走出火车站,令我感叹的就是银川夜空那轮中秋月:比家乡明月大,比家乡明月圆,比家乡明月显得更近。月光如水似水银泻地,我突然感悟李白“疑是地上霜”的诗意,耳边仿佛响起了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美妙的旋律……
      多么想像那时一样仰躺在麦垛上,捧着那种翠绿色的瓜皮上有那么一楞楞的小香瓜慢慢地啃,数着星星,望着银河,清风徐徐一阵倦意袭来,油然想起鲁迅的诗:“可怜织女星,化为马郎妇;乌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哈哈!
      再也不可能了!某已垂垂老矣!
      恰有老友来约:“到西北去一趟吧”,欣然答曰:去!没什么其它理由,就想去看看久违了的西北的夜空!多么奇怪的念头!
      网上订购了一只带轱辘的包充当行囊,拣了几件替换衣衫,备齐了摄影器材、盥漱用具,收拾好关防度牒细碎银两,择日北上,到西北望星空、看月亮去!
      老伙伴们,骨头摆了!





发表于 2021-9-27 07: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还是那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星星和月亮都没变,变的是时代和我们!感谢古朱兄的美文,拜读了!
发表于 2021-9-27 20: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连好几篇妙文!极赏!!

谢谢古朱兄贴来与我们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21-9-27 23: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智和

昨天为了搜歌竟闯到了老三届,哈哈。故地重游,总得留下点踪痕,正好有现成的美篇,复制黏贴过来。迟了几天,凑个热闹。
客气了反而见外。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1-9-27 23: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蓦然回首


    老三届是个资格很老的知青网站,曾被称为知青网站的黄埔军校。我资格比老灯火还要老,后来落实知青返城政策回到了浙江知青网,惭愧,疏于常回家看看。
真心佩服你们这几位扛大旗的和诸位护旗手!一路走来,逢山开山逢水架桥,旗未倒家还在,向你们致敬!
向你们问好!
发表于 2021-9-28 19: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蓦然回首


    老三届是个资格很老的知青网站,曾被称为知青网站的黄埔军校。我资格比老灯火还要 ...
古朱 发表于 2021-9-27 23:25


古朱兄客气了!记得常回来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老三届社区 ( 浙ICP备15016581号-2 )

GMT+8, 2021-10-19 07:17 , Processed in 1.2053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