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发好文:《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人生只剩归途》

001qaM7Xzy6Z6w6udjF67.jpg
2017-10-9 05:24

那年回家,父亲非要我带一箱鸡蛋回来。我说:你就别折腾了,北京又不是买不到鸡蛋!再说了一箱鸡蛋带到北京,早成蛋花汤了。
父亲不理我,继续按自己的意图行事:他找来一个纸箱子,弄了一堆树末。铺一层树末,放一层鸡蛋;再倒一层树末,再放一层鸡蛋。最上层再盖一块白色的泡沫。
看着父亲小心翼翼地侍弄鸡蛋,我虽心里不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提着。回到北京,一边拆箱一边嘟囔:肯定全碎了,不让拿不让拿,非得弄一箱手榴弹提着。
出乎意料的是鸡蛋一个也没碎。只好摇摇头,苦笑着说:我爹真行!
我和父亲都是执拗的人。我出门不喜欢带行李,父亲喜欢让我带东西。所以,每次从家里走,都免不了要吵吵一番。总是他赢,让我带着一丝怨气走。后来父亲学聪明了,不和我争执,趁我不注意,偷偷往行李箱里塞东西。
有一次回京,在机场安检。安检员说我行李箱里有大瓶液体。我说不可能,我出门连乳液都不带,怎么可能有液体?
打开箱子一看,结果是一桶辣椒酱。
安检员说,液体不能带上飞机。
我说,辣椒酱不能算液体,是固体!
安检员说,有水分就应该算液体。
一番苦心破口,最后找了双筷子,试吃三口,才把辣椒酱带上飞机。
我是个懒人,喜欢轻车简行。出差时连牙刷都懒得带。但每次从老家回来,行李箱总是满的。标配行李是辣椒酱和玉米糁子,如果行李箱还有空,会带点核桃、腊肉之类的老家特产。
带的时候,一百个不情愿,回到北京,吃的时候,一千个滋润。
老家没有大塑料桶,多数时候,父亲会去商店里要一个“大大泡泡糖”桶子给我装辣椒酱。正常情况下,能够我吃五六个月。辣椒酱吃完了,我也该再次回家了。
2014年,父亲去世前,跟我说:我走了,估计你以后也就很少回来了。
我说,你放心,我每年都会回来。
一晃,父亲去世已经三年,我每年都回去,只是,再也没人逼着我带行李了。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人生只剩归途。
有亲友说,没啥事就别回来了。
他们知道我父母都不在了,回去的感受多半是心酸。但在我看来,人生的酸甜苦辣,都无法回避,唯有直面,才会舒坦。
每次从老家回到北京,都会打电话报平安。父亲去世后,报平安的电话就很少打了。
给亲友报平安是一种礼节,只有打给父亲的电话是一种必须。我知道,从我离开家的那一刻起,只有他,在等这个电话,等着我说一声:我到了!
……
国庆旅游结束了,希望你们还有机会给爸妈打电话说一声:我到了!
张先生已经回京,很想知道大家的行李箱里装着啥?如果还有人逼着你带行李,还有人在等着你打电话报平安,那么,你已经非常幸福了!赶紧收拾心情,准备好好上班吧!

另一篇文章,赏读:

离除夕节还有3天。

这两天最明显的感受是,上下班高峰坐地铁再也不挤了。公交车上,地铁里,很多都是拎着大包小包,拉着箱子的乘客,虽然车外寒风凛冽,但他们却满脸都是暖暖的笑意。他们此刻掩饰不住的开心,辛苦一年,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

是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家,永远是我们心底最温暖的地方。从小到大,家都是我们无法忘怀的牵挂。离家上学,一放寒暑假就赶紧雀跃着回家,吃够了食堂多想念妈妈亲自做的饭菜。工作了,一到过年过节就想回家,尝遍了人情冷暖就想回家听听爸爸妈妈的唠叨。即便已经在另外的城市结婚生子,过年了,仍然想到的是带着妻儿回家陪爸妈吃顿团圆饭,过个开心年。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不管你走多远,你都有根,有来处,有坚强的后盾。任何时候

累了乏了,你都可以毫无顾忌地买张车票回家。父母永远在家门口张开双臂迎接你的归来。可是,如果父母不在了,我们心灵的寄托便再无归宿,剩下的,也只有一条一走到底的归途。

这种感觉,尤其作为远嫁的女儿​更是深有体会。当父母在时,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都不怕,大不了还可以回家。父母永远是儿女最有力的依靠,心灵的港湾。而一旦父母不在,大山轰然倒塌,只剩下孤苦无依的自己奋力前行。即便有兄弟姐妹,依然无法替代父母带给自己的安全感的十分之一。逢年过节,便再不会千方百计地想“回家过年”了。父母不在,回家已悄然转变成走亲戚串门,而你再也由不得性子来。

​父母在,不远游。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不远游。学习,工作,长大了就如脱僵的野马,羽翼丰满的大雁,终将奔向远方。而我们能做到的仅是在有空的日子,多给父母打打电话,有时间多回家陪伴父母。因为,他们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当有一天时间真的来不及了,愿我们流下的泪水中,不再有悔恨。

TOP

父母在,家在,父母走,人生只剩归途,说得好!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