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天天在广告——鸿茅药酒

 鸿茅药酒是药不是酒
  鸿茅药酒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而是一款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的药品。其药品说明书上明确写着:功能主治为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及妇女气虚血亏。
  同时,禁忌项注明:儿童、孕妇禁用,阴虚阳亢者和肝肾功能不全及酒精过敏者禁服。“注意事项”明确写着:“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医师指导下服用”,“服药7天症状无缓解,应在医院就诊”,“严格按用法用量服用”。
  在许多药店显著位置,摆满鸿茅药酒促销装。3瓶一盒,6瓶一箱,这款“服用7天症状无缓解应该就医”的药品如此被打包销售,有的药店工作人员建议顾客“最好一次买三箱,这样可喝一年。”
  事实上,关于鸿茅药酒消费者出现身体不适症状的情况或投诉一直没有间断过。
  2015年12月,在北京市延庆县食药监局调解的一起诉讼中,“消费者郭女士投诉,反映其在某药店购买了鸿茅药酒等产品,服用后出现严重的身体不适,经协商,经营者同意退还消费者购买药品的全部费用1627。8元。”
  2012年3月,据媒体报道,“70多岁的济南老人有高血压和白内障,喝完鸿茅药酒后马上出现了视力模糊的症状。”
  2011年7月,在一家医药咨询网站,有网友留言:48岁,女性,喝鸿茅药酒后心慌怎么办?2014年9月,有留言问“79岁男性喝鸿茅药酒4天,全身越来越痛,怎么回事?”2016年12月,有留言问“为什么喝完鸿茅药酒以后全身虚弱还出冷汗?”2017年3月,有留言问“有腰椎间盘和骨质疏松,喝完鸿茅药酒全身疼痛,不是骨头疼,是神经疼”……
  不过,这些疑问并没有影响鸿茅药酒广告播出,“鸿茅药酒,每天两口”的广告语仍频繁出现在各种电视广告中。内蒙古鸿茅药业股份公司集团一副总经理也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量鸿茅药酒的消费者已形成了饮用习惯,每天都喝,长期服用。”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没占过,真有那么好吗?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医生吐槽鸿茅药酒,动用警权要慎重
澎湃新闻    沈彬 时评作者

  因为在网上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遭鸿茅药酒公司所在地的——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事件引爆了舆论的强力反弹。
  去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医生谭秦东在“美篇”发表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表述本身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但是标题却使用了情绪化的“毒药”一词。今年1月,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抓捕了谭秦东医生。
  《刑法》第221条规定: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构成“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犯罪的构成要件之一,就是必须满足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损害商品声誉罪”不能等同于普通名誉侵权,那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应该由当事人到法院提起诉讼,而不是动用刑事手段,启动国家机器,直接限制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
  这是刑法应该有的谦抑精神,也是为避免警权介入不必要的民事纠纷当中。最高人民法院的《刑案审判参考》在评述当年的“纸馅包子案”(訾北佳案)时明确:构成“侵害商品声誉罪”必须主观上出于故意损害商品声誉的目的,而不是出于过失;从犯罪结果来说,必须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等后果。
  鸿茅药酒方面认为,谭医生的这篇文章,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达到了构成刑事犯罪的立案标准。但这篇文章的点击率只有2000多次,这么小范围的传播与鸿茅药酒所诉称的80万元的退货的经济损失是否构成因果关系?
  要知道一个事实:在这篇文章之前,鸿茅药酒已经在市场上饱受质疑。有媒体根据近十年的职能部门的公告文件做出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10省市18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鸿茅药酒或多或少隐瞒自己“非处方用药”的身份,而不是保健品,不提自己的禁忌人群,极易造成误导,屡遭处理之后,仍然坚称“所有人都能喝”。鸿茅药酒中的附子、何首乌等成分,本身就被医学界认定为具有致癌性。近期又有媒体曝出,药酒成分中所含的豹骨为珍稀动物制品。
  在这么一个四面楚歌的舆论环境之下,鸿茅药酒遭遇的退货和谭医生的这篇小文章真的构成因果关系吗?
  的确,谭医生的表述有不妥的地方,特别是在网文的标题中使用了“毒药”一词。但是,表述不妥,与民事侵权和刑事犯罪的界限,应该判然有别。
  警权动用应当谨慎,特别是当进入刑事程序,直接可以限制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涉及到将来的定罪处罚时。原本可以通过网络平台申诉——删帖解决的问题,一脚油门踩到死,直接动用国家机器跨省抓捕一名医生,是否妥当?
  这几年,打击网络谣言效果显著,以雷霆万钧之力澄清网络舆论环境,但是,应该区分情绪化表达与名誉侵权,一般性言论失实与刑事犯罪的边界。如果对所有失实的言论(甚至并不是失实,只是做了情绪化的表达)不问主观动机,不问客观危害后果,都要跨省抓捕,既违背了传播规律,也可能造成寒蝉效应,搞得人人自危,无法正常表达。
  几年来,个别地方的警方为当地的支柱型企业跨省抓捕吐槽者的案例不少,当然不能一概斥之为“滥用警权”“警察家丁化”,但是既然涉及刑事犯罪,刑法的谦抑原则还是应该讲的,对于这些本应该作为民事纠纷处理的案件,动用警权需要慎之又慎。
  鸿茅药酒广告违法2,630次,却安然无恙;谭医生一篇2,000多点击的小文章,却被千里跨省抓捕。这不是公众期待的风清气正的舆论环境。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吐槽药酒“有毒”犯了多大过错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舒锐

  因在网上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文章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警方《起诉意见书》对此予以确认。谭秦东的家人表示,谭出于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警告部分老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并没有虚构事实”。目前,此案已从警方移交检察机关进行审查起诉。(相关报道见A6版)
  这个周末,舆论场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这起医生因网上发帖被跨省抓捕事件。人们之所以对此高度关切,一方面在于食品药品安全问题本就时刻牵动着公众敏感的神经;另一方面或许更在于,人们在旁观、评价司法案件时往往有较强的“代入感”。
  当人们看到,一名社会地位与你我差不多的普通人,仅仅因一篇看似并不过分的文章就被跨省抓捕,并被追究刑责,而这样的文章你我也可能撰写或转发,人们自然容易陷入愤慨、不安和巨大的惶恐之中。更何况,从目前有关部门和媒体报道披露的情况看,这起刑事案件似乎远非“铁案”,而有不少值得推敲与质疑之处。
  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该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假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人们最先提出质疑,就是相信谭秦东的网文并未捏造事实,虽然标题使用了情绪化的“毒药”一词,但内容“只是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同样,一篇2000余次阅读量的网文竟然能够造成140余万退货损失,这也的确让人听着心惊肉跳。据报道,140余万退货损失的说法来源于涉事企业称受“毒药”一文影响,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会计鉴定书》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酒方能赢得净利润1425375.04元。
  且不论这些退货与这篇阅读量只有2000余次的网文是否有直接的、刑法意义上的因果联系,即便有一定因果联系,如果鸿茅药酒并没有问题,这两家医药公司擅自退货则是严重违约行为,根据合同法,违约者须向酒厂赔偿实际损失和可得利益损失,这将包括或超过这140余万元。那么,即便出现了厂家所说的损失,也是酒厂自身不积极维权的结果,岂能全部都算到谭秦东的头上?
  随着舆论发酵,鸿茅药酒近年来的负面报道也被人们深挖。一边是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明星们在广告中抱着药酒说“每天两口,把病喝走”,另一边则是因涉嫌虚假广告宣传被多次处罚的新闻;一边宣称“所有人都能喝”,一边则不得不承认“药酒本是药并非是酒”,因为是国药准字的甲类非处方药,消费者应当按药品说明书或者在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在不少人看来,当一种“药”时常避讳自己是药,不在属性、禁用人群、注意事项等方面给出特别提示,反而给人们造成一种是普通食品的观感,被人斥之以“毒药”,似乎也并不为过。
  一家在消费者中很有影响的著名品牌,面对并未明显捏造事实、未有明显实际恶意的网文,本可以保持自信与大度,积极作出更加严谨、负责任的解释,不断完善自身安全释明体系,以赢得消费者的信任与认可,现在却轻易申请启动刑事追责,这不仅引起了“利用当地优势,仗势欺人”的质疑,更遭致“众人推墙式”舆论反弹,或许这才是搬起石头砸坏了自身企业商誉。当地司法机关也有必要倾听舆论的声音,在民事纠纷中慎用刑罚,及时公布案件进展,消除公众疑虑,以对法律负责的态度回应公众的关切。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