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别了,祖屋

屹立在邕江河伴亭子将近一个世纪的外公、外婆家,由于建设江边公园,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在儿时的记忆里,这里曾经是汽车站,过往的车辆都要在这里签单。外婆就在家门口做米糕的生意,一个用茶杯蒸的米糕两分钱。往下游方向走约三、五十米然后左转下坡,就是亭子渡口,那摆渡的小船满载过河的乘客,频繁的往返,一般船客满后即开船,船夫划着长长的船桨,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大约五六分钟,船就到了对岸的凌铁渡口,每人次过渡仅收三分钱。小时候母亲常常带着我们兄妹几个,或经中山路尾、过以前的河堤路,或在现在邕江大桥边的六角亭过临江街再过河堤路到凌铁渡口过河;邕江大桥建好后,过了大桥,经平西村沿江的菜地到亭子。

逢年过节,舅舅姨妈、表姐表哥、表弟表妹欢聚一堂,外婆常常蒸米粉招待我们。记得外婆在前一天就将大米浸泡,用石磨磨好米浆,用一个大镬将水烧开,用一个直径约一尺的铁质托盘,放上点生油,然后用一饭勺的米浆均匀的铺满托盘,将托盘放到大镬里,盖上镬盖,并在镬盖边沿用布条细细的塞好,以防漏气。一、二分钟后,取出托盘,用一支筷子沿边划了一圈,把蒸好的米粉取下,卷成筒状,往卷好的粉筒里倒点酱油交给我们,那种味道至今不忘!

与老表们到渡口玩耍是我们的最爱,河边有很多光滑的石头,有细细的河沙,清澈的江水可以看见很多小鱼儿在戏水,有时用手一捧,就能捞上一、二条小鱼。家往下游再走约一百来米,就是汽车渡口,在邕江没有大桥前,过往的汽车必须在这个渡口过河,我们经常在那里看汽车过河,傻傻看的忘记了时间。

家门口是亭子街,每逢圩日,四里八乡的村民纷纷挑来自己的农产品,与城里来的商贩一起摆摊做生意,家门前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后来又发展成猪苗的专卖市场。每年春节,这里还保留了舞狮子拜年的习俗。年初一的早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家家户户挂出生菜、红包,五、六个人组成的舞狮队一到,主人家即燃放鞭炮,狮子在主人家门前卖力起舞,敲锣打鼓的人拼命的敲鼓打镲,主人家把串串的鞭炮扔向狮子,狮子用嘴巴啃下生菜与红包后,就奔下一家去了。

儿时的记忆是那么的遥远,儿时的情景是那么的温馨和清晰!祖屋已经成为了过去,亲情、温情永存记忆,别了祖屋!         




亭子 009_1.jpg
2018-6-18 14:56


亭子 010_1.jpg
2018-6-18 14:56

老屋拆迁,思绪万端。一幅老屋照片,留下永久记忆。
看图赏文,耳边响起那曲《外婆的澎湖湾》: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
一遍遍怀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
有着脚印两对半
那是外婆拄着杖
将我手轻轻挽
踩着薄幕走向余辉
暖暖的澎湖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
消磨许多时光
直到夜色吞没我俩
在回家的路上
澎湖湾澎湖湾
外婆的澎湖湾
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TOP

2001年7月,市政府决定启动“邕江堤路园项目”。“堤路园”固名思义,既是河堤,又是道路,还是公园,集防洪大堤、交通要道、旅游长廊三位一体,工程浩大,全长54公里,总投资近50个亿,邕江堤岸建设发展责任公司,专门负责项目实施。
我家祖屋属于堤路园的拆迁范围,2004年就接到了相关的通知,我们也积极的配合。但在贪官张某的操弄下,拆迁的补偿不足以买回祖屋面积三分之一的商品房,忍痛与项目谈好的低价补偿又遭反悔。最后贪官采取了大伙想的到的下三滥手段威胁、恐吓,断水断电,推土填埋。
现在才知道,我家祖屋的拆迁为什么经历了14年才得以解决。原来在2004年、2005年堤路园二期、三期工程招投标中,贪官张某从2000年到2006年春节前,从某某手里拿到470万元。接受22人120次贿赂,六年间平均每天收受贿赂1.37万元,用假身份证开设66个银行账户,涉及犯罪金额3100万元。。
贪官张某20岁之前,是个普通农民的儿子;40岁之后,手握大权;50岁时,领到死缓判决书。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涉及犯罪的现金、银行存折、房产证等共3100万元。(上面的数字来源于广西纪检监察网“南宁第一贪”张某某的堕落与忏悔)

TOP

祖屋没得到应得补偿,贪官遗害无穷!

TOP

祖屋的拆迁经历了14年才得以解决,贪官真是坏事做绝! 愤怒.

TOP

要拆了,可惜!

我的祖屋也被我卖掉了。实在没办法去管理,那老屋(其实不老,84年我翻新重建过)被市政府定为老街建筑,即不能拆建,也不能重改造,而无人居住,房子坏起来厉害,经常要去维修。我哪有这种精力?更气人的是维修的材料买不到了,如小瓦,我地再也找不到!(政府规定,盖房不准使用小瓦。 )
所以只好卖掉了之!
记得祖训,老屋只能住,不能卖!
社会发展到了如此境地,祖训失灵了!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