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大小工作面

读了乃琨提到那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我隐约感到应该是发生在大小工作面上的,一问,果然是。

大小工作面是个奇葩,四矿特有的也是唯一的。

标准的工作面长度一百多米,而这大小工作面大的60多米,小的30多米,两个工作面加起来相当于一个标准工作面。

技术员告诉我们,四矿勘探设计正处于造反有理的年代,要打破一切条条框框,边设计边建设,地质资料极不完整。原来安排的工作面遇到了一个大构造,巷道打着打着煤不见了,剩下了一块三角形的煤田。为了尽可能的回收资源,四矿生产科的技术员动脑筋想出来这个用大小工作面开采的办法。

我怎么也回想不出这大小工作面平面是怎么布置的,只记得两个工作面相距不远,中间开了一个供联络用的人行上山,每班采完大工作面再采小工作面。至于回风巷运输机巷怎么走向,上下班怎么走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采大小工作面时,货郎是采煤班长,干了没几天工就分不下去了,没人愿放炮。

放炮工按常规放完炮便可走人,而在大小工作面你放完一个工作面的炮并不能走,要等这个工作面上的煤攉干净支护好了,再去完成另一个工作面的放炮工作。累出一身汗的在回风巷里干等,滋味确实不咋的。我看货郎有难处,便自告奋勇的当了放炮工。

有一天,我放完大工作面上的炮,在回风巷找了一辆空矿车躺进里面休息,其他工人都在工作面干活。突然觉得矿车抖动了一下,耳朵嗡嗡嗡的响了一阵,巷道里灰尘四起,不知怎么啦。等平静下来后,跑到小掌子一看,原来是顶下来了。那是小掌子的初次放顶,顶一直没下来,准备班打了强制放顶眼还是没下来,就在我要去进行放炮作业前下来了,万幸!

四矿的顶板岩性比较脆,属于好管理的,卫东矿号称铜壁铁顶放顶很当回事。听说那里有一个工作面因初次放顶放不下来停工了,技术员下去观察情况,刚走近工作面,顶板下来了,一阵风将他吹起撞到矿车上。

大面积顶板下来时会将工作面的空气推出去,到了井巷那就像针筒,风是很大的。一会儿由于工作面形成了短暂的负压,马上风会回刮,听说这回马枪更厉害。

一个小小工作面,空顶面积并不是很大,顶下来时可以将笨重的矿车撼动,这我算是见识过了。

还有一次,那天跟班区长是那个个子矮矮的东北人张老头,文化程度不高资格很老了,听他说他在日本鬼子手里就开始当童工,训起工人来一开口便说老子当年糊弄鬼子也不是那样糊弄法。那天的班长好像是代理的,记不清是中卫还是中宁的还是固原的,挺结实,平时牢骚挺大的,是个老工人。

正干着呢,突然发现顶板有情况,压力增大满掌子嘎嘣嘎嘣的响,大家赶紧撤出了掌子。刚到了安全地带,整个掌子轰隆一声就推了,堵得严严实实。

惊魂不定的我们聚集在回风巷里,暗自庆幸自己命大。这时那个代理班长呼哧呼哧的从上山巷道爬了上来,一见我们就满脸严肃的喊道,赶快点名。他已经清点了运输机巷的人上来核实撤退到回风巷里的人。我跟他说我是最后一个从掌子面撤出来的,应该没有人了,一点名,果然都在。

“张区长”!有人突然醒悟,兵齐了,当官的没见。凶多吉少!几个小家伙开始哭泣的喊叫起来,我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这时只见掌子面灯光一闪,满脸尘土的张区长艰难的爬了上来,安然无恙!他告诉我们,一看工作面情况不对,已来不及撤退了,就躲在老塘两块巨石形成的缝隙里,等掌子面稳定了才爬出来。

这个张老头顿时成了我们心中的英雄。

张区长后来在调离了我们采区不久调离了四矿。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后来碰到他,他也工伤了,就在快退休前在井下被一块溜槽板撞伤了脊梁骨,幸好没伤了他的命。

注释:

初次放顶:百度载:一个新工作面,从切眼开始采煤至一定距离,直接顶第一次大面积垮落造成的工作面压力突然增大,叫初次放顶。一般情况下,工作面自开切眼回采推进到离开切眼8—25m...

掌子面、掌子:即工作面,据说这是日本流传过来的叫法。

指采煤作业场所。

枯株朽木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