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看望第二故乡1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已经带了2002年,掐指一算,从19711月底,我离开广阔天地的第二故乡,到200211月。时光正正地跨越了32年。

200211月底。我在峨眉水泥厂工程项目部担任经营部副部长,当时现场主体工程已经通过验收合格,还有少量的收尾工程尚未完成。施工现场处在交工验收阶段。
  项目部的执行经理认为我和这几个监理的私人关系和工作关系都处得不错。我和这些监理都是北方人,平时打交道的时候关系都很融洽,就提出要我陪同监理,一起去洪雅县境内的槽鱼滩风景区旅游一下。
  两天以后,我陪着峨眉水泥厂工程项目的几个监理,乘坐着长途客车,来到了槽鱼滩的风景区,陪着他们在景区内大致走了两三个景点后。
  趁着监理们兴致勃勃地游览,观赏风景的时候,我就对他们说道:“我当年当知青的时候,就在这一带地区,距离这个景区大概只有五六里路。”
  几个监理同时惊异地看着我说:“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你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呢?”
  我回答道:“我现在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现在已经走到了这里,我就想回到当年的生产队去看看。这几天你们就在这里好好玩儿,什么时间回峨眉,给我打个传呼,发一个短消息。”
  监理们忙不迭地说道:“不必了,我们自己直接取道回峨眉就行了。”
  我对他们说:“那好,你们好好地玩儿几天吧,记住把发票和门票、车票给我留下,等我回去处理就行了。”
  在告别了这几位工程监理以后,我轻松自在地踏上了返回第二故乡的路程,一路上我兴致勃勃地观赏着沿途的自然风光。时光流转,掐指一算,转眼已阔别三十二年,这里的一切都大变样了。
  原来从各个生产队到罗坝街上赶场的那些石板路,已经被宽阔的混凝土道路所取代,碎石板块铺就的老街道早已荡然无存,原来临街商铺的木板房,它们连一点儿痕迹也找不到了。
  罗坝公社的场镇街道由原来的一字型变成了丁字形。街道加宽了很多,并排通行两辆客车的水泥路面道路贯穿着整个乡镇,并且与槽鱼滩风景区和通往洪雅县新民公社的混凝土道路首尾相联。街道两旁已经盖起好几座高楼大厦。原来的木门板结构的铺面根本看不见了。
  我沿着原来下乡,从罗坝乡到生产队的路线,一路上仔细地寻找着心中记忆的第二故乡--光荣一队。在坡顶上走了一半的小路,刚爬上了一个丘陵高坎坡地,我突然发现,这条石板路已经走不通了。眼见得这条石板路不太远的尽头,密密麻麻地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蒿草。如此看来,几年以前,当地人已经放弃它,这条路已经不再有人走了。
  站在这片丘陵的高处边沿,远远望去,我原来所在的生产队旧址上,只留下了一座又一座的残垣断壁,其中还夹杂着黑灰色的瓦砾。农民们的老住房基本上都被拆光了。在我眼前呈现着满目荆棘杂草纵生的画面,魂牵梦绕纵横贯穿整个生产队的那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的确已经不复存在了:光荣一队的乡亲们都搬到哪儿去了?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的目标。只得顺着原路返回到罗坝场,沿着罗坝场镇的老街道,继续打听光荣一队的具体情况。
  可在这阔别三十多年街道上,我转悠了好一阵,一个熟人也没有看到。问了好些人,他们都说不清光荣一队的准确地址。
  正在这举目无亲万般无奈的时刻,一个拉三轮车的师傅把车骑过来,停在我的面前,主动问我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说:“你晓不晓得七大队一生产队或者是光荣一队的地址?”
  他热情地回答道:“我是光荣五队的,每天回家都要路过光荣一队。我在这里已经观察你好一阵了。总感觉到你的确是有些面熟。大概是当年下放到这儿的知青吧?因为就是现在这里的当地人,都有很多人都不一定知道还有七大队这一说法。”
  我实在也记不清站在我眼前这个人,他是否肯定就是光荣五队的。不过,据这个拉三轮车的师傅自己说:他每天都路过光荣一队,那他肯定是能找得到的.我只得点了点头,半信半疑地就坐上了他的三轮车。(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原来这里连一条一米宽的路都没有,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力三轮车。在我的记忆中,这里从来就没有三轮车。现在这里的一切真是大变样了。你说不相信也不行啊,人力三轮车就停在你眼前,由不得你不相信。时代是在变啊。)
  几分钟以后,过了一座名叫三堰口的小石拱桥。在一个三叉路口,三轮车师傅停下了车,告诉我:“光荣一队到了,往左面一直走,看到前面道路两旁的房子就到了。”
  下了三轮车以后,我信步踏上了一条不足6米宽的水泥路,向前走了二三十多米,就在右侧的路边看到一所小院,小院大门口挂着一块木牌,用粗黑的仿宋字体清晰地写着《罗坝公社光荣一队民兵联防队》的字样。看来这回我是找对了,地址绝对不会搞错。

石建华

农村现在真是大变样了!欣慰!

我下乡的地方因为挨近墟镇,也是全部拆迁归入镇上了。回去看看也是找不到入村的路。

TOP

我下乡的生产队现在是西渚镇政府所在地了,真是苍桑变化啊!2015年老三届聚会宜兴行,去大觉寺的路上经过我下乡的生产队。

TOP

老知青难忘第二故乡,因为我们的青春在那里度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