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北京转机,重游(二)

从伊斯坦布尔飞回北京正点是下午16点40,如果晚点几小时就赶不上当晚返湘的火车。为了万无一失,预定的是第二天返湘的火车卧铺。果然当天晚点到17点多回国,转盘领行李通关出来上机场大巴已是18点多,天黑了。车行1个半小时到达西客站南广场,已是夜间20点多,与同行几位团友住进来过几次的西铁宾馆。
预买返程票多留1天余地时,就想过次日要逛下30多年前游过的天坛,还有已故老三届知青作家史铁生病残返京、每天坐轮椅在那咀嚼人生的地坛公园。
上午先去天坛,宾馆前台说地铁7号线到磁器口转5号线,再坐1站就到天坛东门。搭帮改革开放改善了民生,搭帮开放出国游好时机有幸游了许多地方,也搭帮近2年北方多地65岁以上免门票政策,我凭身份证免费一游。


1109.jpg
2018-12-6 23:09



1110.jpg
2018-12-6 23:09



1114.jpg
2018-12-6 23:09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天坛,是北京许多退休老人的天堂,长廊打牌下棋聊天
1127.jpg
2018-12-6 23:10



1129.jpg
2018-12-6 23:10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1136.jpg
2018-12-6 23:14



祈年殿是天坛的标志性建筑,留影的中外游客很多


1134.jpg
2018-12-6 23:14



1133.jpg
2018-12-6 23:14



1131.jpg
2018-12-6 23:14



30年前任人触摸的云纹陛阶已被玻璃罩保护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走向圜丘的砖铺地面怎保持如此严丝合缝?见了拱门后真正的老地面,才知岁月有痕
1139.jpg
2018-12-6 23:17



1140.jpg
2018-12-6 23:17



1141.jpg
2018-12-6 23:17



1142.jpg
2018-12-6 23:17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1145.jpg
2018-12-6 23:20



1143.jpg
2018-12-6 23:20



圜丘中心石上的老外
1146.jpg
2018-12-6 23:20



1147.jpg
2018-12-6 23:20



走向皇穹宇,30年前游人可贴壁倾听回音的"回音壁"已被栏杆隔离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1148.jpg
2018-12-6 23:24


1149.jpg
2018-12-6 23:24


1150.jpg
2018-12-6 23:24


1157.jpg
2018-12-6 23:24


1162.jpg
2018-12-6 23:24


天坛的灰喜鹊一点也不怕人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天坛与地坛分别在城西与城东,相距半个北京城。北京西站地铁7号线到磁器口转5号线,雍和宫站下,走过护城河桥约百米到地坛公园。
1164.jpg
2018-12-6 23:27



1165.jpg
2018-12-6 23:27



1166.jpg
2018-12-6 23:27

比起天坛的皇家气派、中外游客如织,地坛更像当地百姓休闲的地头。公园门外停了几辆自行车,上挂鸟笼,一些遛鸟的老人在闲聊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1167.jpg
2018-12-6 23:29


1168.jpg
2018-12-6 23:29


1169.jpg
2018-12-6 23:29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地坛银杏大道
1170.jpg
2018-12-6 23:31



1171.jpg
2018-12-6 23:31



1175.jpg
2018-12-6 23:31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夏天是定音鼓,秋天是大提琴,冬天是圆号和长笛。要是以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那么,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杨花;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阶下有果皮,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浑身挂满绿锈,文字已不清晰;冬天,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以心绪对应四季呢?春天是卧病的季节,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夏天,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还可以用艺术形式对应四季,这样春天就是一幅画,夏天是一部长篇小说,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诗,冬天是一群雕塑。以梦呢?以梦对应四季呢?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夏天是呼喊中的细雨,秋天是细雨中的土地,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烟斗。

(摘自史铁生《我与地坛》)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几次进北京,都要去转悠天坛公园,记得76年,我们云南省民族参观团就是自发从昔阳上了北京,在天坛公园集中,还是在团省委是北京知青李镇江正在北京度蜜月,他父亲是在海淀区招待所,他来了才把我们带到招待所住下,在北京闲游浪荡了一星期。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旧地重游,别有风味。

TOP

北京去过,后来在北京转机等,就不想再去玩了。其实北京变化挺大的,只是害怕堵车,耽误行程。

TOP

还是十几年前到过天坛公园,那时自己还没有数码相机。随灯火兄故地重游。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