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党中央120两救命黄金被劫19年后破案

1931年,在上海曾发生过一起离奇的黄金大劫案。送给临时党中央的120两黄金,在层层严密的守护下居然不翼而飞。金条在最后一程不翼而飞

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导致不少中共地下党员暴露被捕,幸存的党员也有许多负伤。给受伤的同志看病需要钱,疏通关系营救被捕同志也需要钱。上海临时党中央向中央苏区求援。中央苏区把以往在战斗中收缴的金戒指、金耳环等金饰凑在一起,熔铸成12根金条。每根金条重10两,总共是120两黄金。

为确保这批金条安全送到上海,党组织想出了奇招。林伯渠制作了一个难以被伪造的老棋子,上面有他亲笔书写的一个“快”字。他将棋子切成七瓣,7名负责押运的交通员每人各持一瓣。 7名交通员分别负责不同的路段,在交接时,要验查自己下线手中的棋子。此外,每个交通员的上级都会交给他一套钥匙和锁。在交接时,只有下线手中的钥匙能开上线手中的这把锁,验证身份,金条才会顺利交接给下线。

安排得如此周密,可这批金条还是在最后一段路程不翼而飞了。因为这批至关重要的黄金被劫,受伤的地下党员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被捕的9名同志也无法被营救,壮烈牺牲。上海党中央甚至窘迫得连房租都付不起了,党组织受到了又一次巨创。

 中央苏区下令严查此案。可当时的上海还处于国民政府统治之下,再加上有许多洋人的租界,地下党想查清此案难于登天。交通员被人迷昏丢了箱子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2月,中央派出4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去查访当年的案件。

 案件的缺口,要从第六名交通员身上打开。在侦查员的询问下,他回忆,与他在松江汉源旅馆接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衣黑裤戴着黑帽子的男子,两人对了暗语看了棋子,用钥匙开了锁,他也就放心把装金条的箱子交给了那个人。侦查员迅速找到当年的旅馆老板核实,并查出这第七名交通员的身份是上海来松江采购药品的医工梁某某。药店老板表示这个梁某某在自己店里工作多年,却突然领着全家消失了。

 通过当地公安局的协助,侦查员找到已经改了名字的梁某某。梁某某拿出两封信。他供述,当时他带着铜箱子到了上海,准备把箱子交给组织。刚下码头,有辆黄包车主动拉客,他也就坐了上去。上坡时有两个人帮忙推黄包车,他突然感到头昏,不省人事,醒来时已身处于一个旅社,铜箱子也不见了。无法向组织交待,他索性跑了。他还让旅社老板给他写了个证明,证明他是不省人事被人拖进旅社的,以免日后组织找到了他问罪。

TOP

19年后强奸犯供出表哥

事到如今,又要上哪里去找那3个劫走黄金的人呢?事情很快又有了转机。上海提篮桥监狱关押的一个因强奸罪入狱的年轻人对着一个老巡捕发牢骚,说自己知道一个案子的线索,揭发出来是否能够戴罪立功。老巡捕说这得看是什么案件了,年轻人说是关于黄金大劫案的。

侦查员迅速审问了这个年轻人。原来,他有个远房表哥吉家贵,19年前来他家借黄包车,一段时间后忽然阔绰起来。侦查员马上逮捕了吉家贵。吉家贵交待,他和刘阿古、庄克想筹款开店,于是向表弟借黄包车为作案做准备,原准备作案多次,哪知一出手就是120两黄金,3人各获40两后就此歇手。为防止引起外界怀疑,3人从此就基本不接触。

1950年11月18日,吉家贵、刘阿古以抢劫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庄克则于1937年参加了由戴笠组建的“抗日别动军”,次年与日寇作战时阵亡。这桩黄金大劫案终于落下帷幕。


     摘自《快乐老人报》

TOP

故事似乎还是有些经不起推敲。

TOP

回复 4# 哥巴


    以前好像哪个史料见过记载,那个什么林老的棋子接头。开锁是此次闻

TOP

主要是感觉破案过程太简单。

TOP

只能讲安排得还不够周密。

TOP

回复 7# 长水河
120两黄金不是小数,偷到革命党定被革去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