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自传连载】妻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路】下部(简介-71)最新视频


35_副本1_副本1_副本.jpg
2013-6-20 17:07


1.jpg
2016-1-4 18:08

2.jpg
2016-1-4 18:09

3.jpg
2016-1-4 18:09

4.jpg
2016-1-4 18:10

5.jpg
2016-1-4 18:10

7.jpg
2016-1-4 18:11

8.jpg
2016-1-4 18:11

9.jpg
2016-1-4 18:12

10.jpg
2016-1-4 18:13

11.jpg
2016-1-4 18:13

12.jpg
2016-1-4 18:14



我是老三届知青,身患颈椎骨折,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每日里,妻子把我从床上背到轮椅上,再从轮椅背到床上。给我肛门里打开塞露,摁肚子排大小便。每天夜里她至少给我翻三次身,而睡不了一个囫囵觉。从24岁到61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天天如此。   

时至今日,这样的生活仍在继续,而且永无止境。这要凭靠何等的毅力和顽强的精神支撑着她!其中的艰难和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更是常人难以承受的。我妻子不但是世界上最贤惠的,也是无比坚强的蒙族女人!



我妻子的姓名:尹桂荣。1955年出生于内蒙古科左中旗,蒙族,现在是天津市居民。

我的姓名:孙伯江,1952年出生于天津市河北区。

1969年我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赴内蒙古科左中旗插队落户。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过程中,我与当地的蒙族姑娘--尹桂荣相识相爱。

1977年5月份我们俩在当地结婚。当年岁末我们有了一个女儿。我们一家三口人过着衣食无忧,令人羡慕的田园生活。

1979年7月份我在当地修桥施工中不幸受伤。经天津市骨科医院确诊:颈椎压缩性骨折,四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当年我27岁,尹桂荣24岁,我们的女儿不足两周岁。从那时起,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幸福的巅峰一下子坠入了艰难困苦的无底深渊!

尹桂荣以惊人的毅力,含辛茹苦,无怨无悔,一心一意,不离不弃,悉心照料我的饮食起居大小便37年如一日。我躺在床上只是有口气会说话而已,否则与死人没什么区别。自从我全身瘫痪以后,我们夫妻俩只是名义夫妻,她跟着我就是守活寡。她精神上所忍受着多么大的痛苦,可想而知。她内心里恪守在爱情誓言,矢志不渝,怀瑾握瑜,守身如玉。我是高位截瘫、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残疾人,竟然在人世间生存37年,令人难以想象,这是我妻子创造了人间奇迹!她依金子般的心灵,用真挚的爱和实际行为书写了一段人间真情,向世人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我是世间最不幸的人,也是最幸福的人。妻子时常对我说:只要我背得动,就不让你在床上躺着。背一天是一天,直到我背不动你为止。”“只要你活着,咱们的女儿就有个亲生父亲,咱们三口人就是完整的一个家。她对我的一片真情,天地可鉴!是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真可谓情深似海,恩重如山!今生今世,我虽然满怀无限感恩之情却无以回报,而衷怀歉疚。

我们一家人命运多舛的人生经历,真可以写一部长篇小说,或是拍一部电视连续剧。正因为如此,为了报答妻子多年来的辛苦付出,为了回报各级政府、社会上众多好心人对我们一家人的关爱和帮助;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用握不上拳的双手按着鼠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点击屏幕键盘,克服重重困难而坚持不懈,历时6年4个月写成一部60万字的长篇自传。我要向世人讲述我们蒙汉一家人,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故事。


   

欲知详情,敬请各位朋友阅览我发表的自传小说】下部《挚爱深情


孙伯江自笔撰述。

图片拍摄于2011年9月28日。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赛音朋友好!“老三届”网是建造了十周年的网站,是知青们的精神家园。

欢迎您连续发表您写的文章!我们都等待着!

您是我们知青中的一员,您的遭遇也是我们所关注的!向您贤惠的妻子致敬!!

关于贴视频,这里有个帖子可以参考: http://lsj.zhiqingwl.cn/clubs/dispbbs.asp?boardID=1&ID=6470&page=1

——不过一下子没学会也没关系,您只要把视频地址贴在帖子里,我来帮您贴好。

=====================================================

来认识一下:我也是52年出生的(我是正月里,所以年龄比您大),是67届初中毕业生,下乡六年。大家都叫我蓦然,这样就很好。


TOP

向孙伯江、尹桂荣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TOP

感动!真正的永恒爱情!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以下是引用蓦然回首在2011-12-13 18:28:00的发言:

赛音朋友好!“老三届”网是建造了十周年的网站,是知青们的精神家园。

欢迎您连续发表您写的文章!我们都等待着!

您是我们知青中的一员,您的遭遇也是我们所关注的!向您贤惠的妻子致敬!!

关于贴视频,这里有个帖子可以参考: http://lsj.zhiqingwl.cn/clubs/dispbbs.asp?boardID=1&ID=6470&page=1

——不过一下子没学会也没关系,您只要把视频地址贴在帖子里,我来帮您贴好。

=====================================================

来认识一下:我也是52年出生的(我是正月里,所以年龄比您大),是67届初中毕业生,下乡六年。大家都叫我蓦然,这样就很好。


蓦然老兄您好!我按照说明操作了好几遍也没传上视频,太笨了。等我发表文章时,我把视频网址贴在写字栏里,请您帮忙转载。谢谢您的关注和帮助!谢谢您对我妻子的敬意,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以下是引用哥巴在2011-12-14 7:56:00的发言:
向孙伯江、尹桂荣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哥巴朋友您好!谢谢您的问候,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以下是引用路难行在2011-12-14 9:20:00的发言:
感动!真正的永恒爱情!

路难行老兄您好!理解万岁!谢谢!来日方长,敬请多多指教。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令人感动万分的爱情故事!向与艰难困苦搏斗的勇士孙伯江、尹桂荣夫妇敬礼!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以下是引用wangph在2011-12-14 10:03:00的发言:
令人感动万分的爱情故事!向与艰难困苦搏斗的勇士孙伯江、尹桂荣夫妇敬礼!

wangph超版您好!理解万岁!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世间仍有真情在!!

感动,问好!

坚持,生活依然美好!

永远年轻!
经济斗争为纲,纲举目张!
“经济暴力是一切暴力的本源”——恩格斯:《反杜林论》

TOP

以下是引用齐鲁幽幽客在2011-12-14 11:56:00的发言:

世间仍有真情在!!

感动,问好!

坚持,生活依然美好!

齐鲁朋友您好!谢谢您的理解和鼓励,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2007年天津电视台《中国纪录片》栏目中播放的录像。当时我们夫妇俩暂住在女儿家。

烦劳蓦然回首,路难行版主帮忙,请把新浪网里的两个视频转载过来,我将不胜感激。下边是网址:

http://video.sina.com.cn/v/b/32169829-1272092945.html (上)

http://video.sina.com.cn/v/b/32168373-1272092945.html (下)

永恒的爱情(上)

永恒的爱情(下)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35_副本1_副本1_副本1.jpg
2015-12-27 17:24


                   一、祸从天降遭不幸


     我妻子的乳名叫金香,学名叫桂荣。上部《草原恋歌》我用“金香”来叙述我们的人生经历,是因为这个名字与当地的乡土气息,和故事情节比较协调。下部《挚爱深情》我用“桂荣”这个名字接着往下叙述,也是由于故事情节的变化和需要所定。敬请各位读者,书接上部往下阅览。

  
    1979
年7月27日上午9点多钟,在内蒙古科左中旗乌兰花建桥工地,我和同事们正在紧张地施工。我下水推木头,一猛子扎入河里。不料头部撞到河底,颈椎受到严重挫伤顿时昏厥过去。大约过了3、4分钟,仍不见我浮出水面,现场的技术员和同事们都慌了手脚。大家急忙下到水里,七手八脚地把我拽上岸。我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双眼紧闭,昏迷不醒。现场领导马上派人和汽车,及时把我送到保康医院进行抢救。

  
    直到晚上8点多钟,我慢慢地苏醒过来。我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过道的病床上,挂着吊瓶输液。当时我感觉除了头部以外好像没有了身体,一点儿也不能动弹。那可真是身不由己。

  
    科左中旗交通局和公路管理段的主要领导以及同事们,大家都焦急不安地站在病床周围。当看到我苏醒过来,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公路管理段的林(副)段长对我说:“小孙呐,咱这当地医院的医疗水平和条件都比较差,我们打算把你转到外地大医院治疗。征求你的意见,你是想上沈阳呢,还是去天津?”

  
    我身体虽然动不了,头脑却十分清醒,立刻说:“只要不去天津,上哪儿都行。”我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让我父母为我操心。

  
    我父母家住天津市,而且天津市的医疗水平和条件都比较优越。正因为如此,经局、段主要领导研究后决定,把我立即转到天津骨科医院治疗。当天夜里就组织好人员,用担架把我抬上火车送往天津。

  
    就在我出事的同时,桂荣和女儿,她们娘儿俩都在我岳母家中。

  
    雪莲站在地上俩手搂着桌子腿,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喃喃自语地说:“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我岳母非常诧异地说:“这孩子,今天不像每天那么高兴,她咋不玩儿呢?”于是问雪莲说:“雪莲呐,你爸爸刚走了没几天,你就想爸爸啦?”

  
    雪莲并不答话,嘴里仍然不停地叨念说:“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我岳母说:“这孩子,念叨的我这心里忙忙叨叨的。”

  
    “
咱家的猪不好好吃食,有毛病了。走,跟妈妈找兽医去,给猪打针。”说着话,桂荣抱起雪莲走出屋去。

  
    第二天午后,一辆解放牌卡车疾驶而来,嘎然停在尹家院门口。从车上下来三个人,径直走进院子,进了东屋。

  
    听了来人的自我介绍,我岳母连忙对五妹说:“桂春呐,养路段来人了,快去把你三姐叫来。”

  
    五妹急忙跑到前院,进屋便说:“三姐呀,养路段来人啦,咱妈叫你赶快去呢。”

  
    桂荣二话不说,抱着女儿慌忙跑到母亲家。等桂荣走进东屋,科左中旗渣油路工程指挥部后勤组的主任,语气沉缓地对她说:“我姓张,是工程指挥部领导派我来的。孙伯江受了点儿伤,昨天夜里送往天津了。明天你跟我去天津,现在就走。”

  
    张主任叫张忠,汉族,40多岁的年纪,瘦高个,急脾气,说话办事,直来直去,干脆利落。

  
    听了这番话,桂荣凭直觉敏感的意识到,我一定是受了重伤。否则不会送往天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自己所做的噩梦,真会变成可怕的现实不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犹如晴空霹雳,真乃祸从天降!她就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发黑,浑身无力,背靠着墙壁瘫软地坐到炕沿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大家再说什么,她都听不清了。

  
    我岳母神情惶然地问道:“孙伯江哪儿受伤了?重不重?”

  
    张主任尽力用平静的口气说:“现在还不知道检查结果,我们也说不清楚。放心吧,没什么大事。”

  
    我岳母满心疑惑地说:“不对,孙伯江要是伤得不重,绝对不会送往天津。”随即,她对桂荣大声说:“桂荣啊,别愣着了。忙溜儿回家去拿几件衣服,赶紧跟他们走。”

  
    桂荣这才醒过神儿来,慌慌张张地跑回家去。她拿了几件她们娘儿俩和我日常换洗的衣服,都塞进了一个旅行包里。她提着旅行包走出屋,锁上房门,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母亲家。桂荣把房门钥匙交给我岳母,紧忙抱起来女儿转身往外走。

  
    张主任帮桂荣提着旅行包,面带隐讳的笑容说:“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去可不行,还得再跟一个人。”


    我岳母马上意识到我伤势不轻,连忙说:“桂春呐,赶紧跟你三姐走。”

  
    “
嗯哪。”五妹桂春答应一声,连忙跟着桂荣走出屋。

  
    桂荣怀里抱着女儿,和五妹惴惴不安地坐在卡车的驾驶室里。

  
    张主任和随行人员站在后车厢上。汽车驶出塔本扎兰村,顺着公路直朝宝龙山疾驶而去。


    (待续)

8pikX4IE.jpg
NWiecXhC.jpg
2 - 副本-vert_副本.jpg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向孙伯江、尹桂荣夫妇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坚持,生活依然美好!

TOP

以下是引用智和在2011-12-19 12:58:00的发言:
向孙伯江、尹桂荣夫妇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坚持,生活依然美好!

感谢智和版主诚挚的祝贺和祝福,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

孙兄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您有一个好妻子!!

向孙伯江、尹桂荣夫妇致敬!!祝福你们!


TOP

以下是引用蓦然回首在2011-12-20 6:41:00的发言: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

孙兄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您有一个好妻子!!

向孙伯江、尹桂荣夫妇致敬!!祝福你们!



蓦然回首朋友您好!谢谢您对我们夫妇俩的理解,敬意和祝福!谢谢您帮忙转载视频,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 align=center center? 22.5pt; TEXT-ALIGN:><FONT face=楷体_GB2312><FONT color=#000000 size=4><STRONG></STRONG></FONT></FONT>  <br>
< align=center><FONT size=4>
6RVrRB0R.jpg
2011-12-28 11:08
</FONT><br></P>

二   突遭变故离家园


傍晚生产队收工后,我大舅哥和二舅哥回到家中,听说了我受伤的事。晚饭后,他们哥儿俩顾不得换件衣服,骑自行车直奔宝龙山。塔本扎兰距离宝龙山60公里。他们哥儿俩偏顶风骑行四个多小时,才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宝龙山渣油路工程指挥部。听了张主任讲述了我受伤的整个过程之后,桂荣和两个哥哥都意识到,我的伤势一定很重。大家经商量后决定,我大舅哥和五妹桂春陪同桂荣前往天津市。哥儿四个忐忑不安,彻夜无眠,一直坐到天亮。

次日早晨,张主任和其他两名随行人员,与我大舅哥和五妹,陪同桂荣抱着孩子,一行七人乘上开往天津市的火车。

当年我27岁,桂荣24岁,雪莲不足两周岁。从那时起,桂荣不得已抛弃了心爱的家园,永远离别了故乡,踏上了艰难坎坷的人生旅程。

一路上,桂荣坐在车厢里,不安,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默默不语。张主任尽可能给桂荣买可口的饭菜。但是,桂荣心急如焚一口饭也吃不下。当天晚上,桂荣跟大家一起在天津东站下了火车,乘公交车直接赶往天津骨科医院。

在天津骨科医院三楼303病房里,我的父母满心忧虑,坐立不安。我的老兄弟伯洪和我的同事们,寸步不离地守护在我的病床周围。

桂荣抱着女儿疾步走进病房。当看到我直挺挺地仰卧在病床上,头部打着牵引,手腕上打着点滴,她万分心痛。她走到病床边,俯下身脸对着我的脸,强忍住泪水,嗓音发颤地说:“伯江,我和孩子看你来了,大哥和桂春也来了。”

朦胧之中,我听到了妻子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使劲睁开眼睛看到,桂荣抱着女儿果然站在病床边。我心里一阵欢喜,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说:“噢,好。”

桂荣把女儿交给五妹,猛一转身走出病房,两腿一软瘫坐在楼梯的台阶上。她再也按捺不住内心里极大的痛苦,泪水一泄而出,泣不成声。

五妹桂春眼里溢满泪水,抱着雪莲站在病床旁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雪莲两眼直瞪瞪地看着我,她心里好像在说:“爸爸,你怎么啦?你怎么不起来呢?”

我冲女儿挤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笑。

雪莲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我大舅哥向我父母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对我说:“伯江啊,别着急好好养着。”

“嗯。”我用鼻子应了一声。

张主任对我父母说:“我姓张,是工程指挥部领导派我来的,你们有啥事可以直接跟我说。现在我的看法,尹桂荣已经一天一夜没吃饭,没合眼了。请你们二老先把儿媳妇带回家去,让她好好地休息休息。这有我们看护着孙伯江,你们尽管放心。等诊断结果出来之后,有啥事咱们再商量。你们看这么办行不行?”

我母亲说:“那行。我们老两口儿在这儿守了一天了,也得回家歇歇。”

我父亲说:“叫他老兄弟留在这儿,要是有嘛事咱们也好联系。”

伯洪说:“行,我留下。”

“那行,我们再留俩人。”随后,张主任面带和蔼的笑容对我说:“小孙呐,何局长让我转告你,指挥部领导们决定,将不惜一切代价治好你的伤。希望你安心疗养,很好的配合医生治疗。争取早日恢复健康,重返工作岗位。”

听了这番话,我心里充满感激,面露欣慰的笑容以表谢意。

我父母深受感动,连声道谢!

“谢啥?孙伯江别着急,好好养着吧。”说罢,张主任转身走出病房对桂荣说:“你尽管放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治好孙伯江的伤。刚才我跟你公公和婆婆都说好了,你跟他们回家去多吃点饭,好好地睡一觉儿。有啥事等明天再说,你看好不好?”

桂荣站起身来,用手擦去眼泪说:“我和孩子上我婆婆家去,我大哥和我妹妹住在哪儿?”

张主任说:“这你尽管放心,你大哥跟我们一起住旅馆。你妹妹跟你去,好帮你照看孩子。”

桂荣转身走进病房,站在病床边,两手握着我的手说:“伯江啊,我带孩子上咱父母家睡觉去,明天一早我就过来。”

看妻子红肿的双眼,我心里很难受,声音微弱地说:“哎,去吧。你别难过,我很快就会好的。”

“嗯哪,我不难过。你也别着急安心养病,我们走了。”说话时,桂荣眼里溢满了泪水,两手紧紧地攥着我的手依依不舍。过了一会儿,她不得不松开手,抱过来女儿和五妹一起,跟着我父母走出病房。

(待续)

gPaySehO.jpg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以下是引用wangph在2011-12-14 10:03:00的发言:
令人感动万分的爱情故事!向与艰难困苦搏斗的勇士孙伯江、尹桂荣夫妇敬礼!

感动!致敬!

TOP

以下是引用独立寒江在2011-12-26 17:16:00的发言:


感动!致敬!

独立寒江朋友您好!理解万岁!谢谢!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