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赛兄慢慢叙来,不要太累自己,你是三口之家的期望。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遇上了,没有办法,多多理解。
wangph 发表于 2012-3-13 11:14


wangph朋友您好!所言极是,谢谢您的理解,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猪卖了120块钱,马莲卖了30块钱。100斤全国粮票都是托何秋海在通辽给换的。”桂荣一家的善良、接济, ...
wangph 发表于 2012-3-13 11:18


wangph朋友您好!谢谢您阅览我的文章和深刻的理解,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赛兄慢慢叙来,不要太累自己,你是三口之家的期望。
wangph 发表于 2012-3-13 11:20


wangph朋友您好!看了这条评论,我备感温馨,理解万岁!谢谢您的关怀,鞠躬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深深同情你的遭遇,被你妻子的行为感动,也被你的执着感动!
    向你们问候!为你们祝福!
   

TOP

深深同情你的遭遇,被你妻子的行为感动,也被你的执着感动!
    向你们问候!为你们祝福!
西江月 发表于 2012-3-15 14:37


西江月朋友您好!理解万岁!谢谢您的问候和祝福,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2 - 副本-horz.jpg
2012-3-15 17:43


情深似海 恩重如山


十、赴京投医怀希望


1980年元旦过后,我从半导体收音机的广播中,偶然收听到一条新闻报道。北京市朝阳区双桥公社三间房大队卫生院,有一位叫罗有铭的老太太。她用祖传的正骨按摩手法治疗高位截瘫。同时列举了几个治愈截瘫病人的典型病例。说得是神乎其神,令人无可置疑。

欣悉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我们夫妻俩从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得知这个好消息,我父母非常高兴。全家人看法一致,想办法抓紧时间,尽快把我送到北京市去治疗。为了慎重行事,我母亲不辞辛苦,起大早前往北京市探察虚实。按照广播的地址辗转倒车,几经打听,我母亲终于找到了三间房卫生院。在理疗门诊室里,见到了那位虽已年过八旬,却是精神健旺的罗老太太。门诊室四面的墙壁上挂满了锦旗和镜子。全国各地前来求医的外伤病人,络绎不绝,罗老太太应接不暇。我母亲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果真名不虚传,令人确信无疑。我母亲满心欢喜,当天下午便急匆匆地返回了天津市。

晚上8点多钟,我母亲风尘仆仆地回到家。她径直走进小屋里,疲惫不堪地坐到椅子上,喘了口大气说:“哎哟!累死我了!”

我急不可耐地问道:“妈,您看见那位罗老太太了嘛?”

我母亲神色怡然地说:“等会儿再说,先给我倒杯水喝。”

桂荣赶忙上大屋里,给我母亲端来一杯茶水。

我母亲接过来茶杯,一饮而尽。

我父亲拉开门走进屋,问我母亲说:“你找到那个卫生院啦?”

我母亲满面悦色地说:“找到了。我在火车上就打听好了,听说三间房卫生院在北京市郊区。等到了北京站,我下了火车紧忙坐汽车。到了三间房车站下了汽车,又走了三、四里地,这才找着三间房卫生院……”我母亲把自己的所见所闻,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一遍。

我父亲说:“听你这么一说,那位老太太还真有两下子!”

我母亲十分肯定地说:“我亲眼看见的,那还有假?”

我母亲不虚此行,我和桂荣高兴的不得了!

我父亲高兴之余,又有些犯愁地说:“这么冷的天,伯江怎么去?”

我母亲坚决果断地说:“多冷也得去,越快越好。我想办法找辆车,明天我就去厂里找我们领导说说。豁出去我这张老脸,我看问题不大。”

桂荣既高兴又犯难,两手搂着雪莲说:“要是去北京的话,我得给伯江准备两条棉裤。要不然尿湿了没换的。真要是到了北京,伯江说拉就拉,说尿就尿,还得给他喂饭。我伺候她爸爸,雪莲咋办?”

我母亲毫不犹豫地说:“你把孩子给我留下,我看着。”

我父亲说:“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

“对,就这么定了,及早不及晚。中午我就没吃好饭,现在饿得肚子直咕噜。”说罢,我母亲站起身来,跟我父亲走出小屋。

雪莲两手搂着妈妈的腿说:“妈妈,您上北京干嘛去?”

桂荣低着头说:“给你爸爸治病去。”

雪莲央求说:“妈妈,我也去行嘛?”

桂荣从内心里舍不得让女儿离开自己的身边。然而,为了给我治病,她不得不暂时撇下女儿。她把痛苦隐含在心里,脸上露出怜爱的笑容说:“你爸爸有病,妈妈得伺候你爸爸。你还小,妈妈没工夫照顾你。你跟着奶奶,妈妈就省事了。我闺女是好孩子,最懂事了,是吧?”

雪莲很不高兴地点了点头说:“嗯,是。”

桂荣抱起来女儿说:“你要听奶奶的话,别让奶奶着急,好让妈妈放心。记住了吗?”

雪莲撅着小嘴说:“嗯,记住了。”

桂荣亲了一下女儿的脸蛋说:“真是妈妈的好孩子!”

雪莲两手搂着妈妈的脖子,脸贴着脸说:“妈妈,你多晚儿回来?”

桂荣满怀希望地说:“等你爸爸病治好了,妈妈马上就回来。”

我死巴巴地躺在床上,听着她们娘俩的谈话,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我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放声痛哭一场。

(待续)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好贴子继续顶!

TOP

回复 88# 蓦然回首


    谢谢蓦然回首的支持,握手致意!

不知道怎么回事,写字栏特别不好用,发帖特费劲!?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RE: 【自传连载】永恒的爱情(简介-11)

2 - 副本-horz.jpg
2012-3-30 18:17


情深似海 恩重如山


十一、女儿哭喊心头痛




      第二天,我母亲去到本厂请求领导派车。意想不到,黄厂长慨然应诺。
      三天后的上午,黄厂长果然派来一辆十人轿车。
      桂荣紧忙给我褥疮换上药,小便戴好尿袋,穿上棉袄棉裤。崔忠山把我背到汽车上。桂荣、王崇庚和崔忠山,我母亲带着雪莲,一同驱车前往北京市。
      数九隆冬,天气异常寒冷。我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可是浑身冷嗦嗦的直发抖。自打受伤以后,我是头一回坐起来,不禁头晕目眩。心里在不断默念:“罗奶奶一定能治好我的病。罗奶奶一定能治好我的病……”
      桂荣紧挨我坐着,两手攥着我的手,心里充满希望。
      汽车在京津公路上直朝北京市一路疾驶,途经通县径直来到三间房卫生院。通过一位天津老乡—刘伯伯从中介绍,罗老太太顾于情面只给我按摩了一次。然后把我转介给她的侄子,广播器材制造厂医务室的罗金印大夫给我治疗。
      罗老太太在我们夫妻俩心中,简直就是大救星。我们满怀希望地扑奔罗老太太来的,她竟然把我转介给她的侄子。这使我们夫妻俩心里凉了半截,而大失所望。
      罗金印大夫不到40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相貌一般,脸上总是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听当地人讲,罗大夫的正骨医术是罗老太太传授的,而且手法高超颇有名气。正因为如此,我们夫妻俩跟我母亲的想法一致,既然来了总不能徒劳往返。先想办法安顿下来,治疗一段时间看疗效如何,然后再作抉择。
      三间房卫生院的病房里住满了病人,连一张空余床位都没有。附近旅店里都住满了人,也没有空余房间。经罗金印大夫介绍,我们夫妻俩和陪护人员,分别住在咸宁侯大队的两户社员家,每月房租金各15元钱。
      我们夫妻俩住的这家是独门独院,四间青砖瓦房坐北朝南。房东一家四口人,住在东头的三间屋里。西头一间单开门,我们夫妻俩就住在这间屋里。室内面积约有18平米,有一张双人床,一张三抽屉的简易办公桌和一把木头椅子。紧靠西南墙角,有一个北京出产的铸铁炉子。
      王崇庚到旅店租来两套被褥。桂荣把被褥铺在床铺上。崔忠山把我背进屋里,放到床铺上。由于反复背上背下,致使尿袋脱落,我身穿的棉裤早就湿透了。桂荣赶忙给我脱了棉袄和棉裤,小便戴好尿袋,服侍我躺下休息。
      我疲乏不堪一点儿精神都没有,闭着眼躺在床铺上,一句话也不想说。
      当天下午,汽车将要返回天津市。
      等我们都安顿好之后,我母亲抱着雪莲,头也不回地往院外走去。
      雪莲伸着两只小手,连声哭喊着:“我找妈妈,我找妈妈……”
      听着女儿的哭喊声,桂荣就觉得好像有一只手在撕扯自己的心,一揪一揪地疼痛难忍。她站在屋里不敢去送,透过窗户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母亲抱着不住哭喊的雪莲走出院子。从此以后,每当回想起那一幕情景,桂荣禁不住心头一阵阵发颤。
      我直挺挺地躺在被窝里,心里暗自叫苦。
      崔忠山随车返回天津市,给我们夫妻俩去取铺盖和炊具。
      寒冬腊月,昼短夜长,天很快就黑了。
      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王崇庚上饭店去吃饭。然后去到住处休息。
      (待续)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回复  蓦然回首


    谢谢蓦然回首的支持,握手致意!

不知道怎么回事,写字栏特别不好用,发帖特费 ...
赛音别怒 发表于 2012-3-30 17:44


问好赛音兄!写字栏怎么不好用呢?能说具体一些吗?发不出去?

TOP

问好赛音兄!写字栏怎么不好用呢?能说具体一些吗?发不出去?
蓦然回首 发表于 2012-3-30 19:40


蓦然回首管理员您好!我在写字栏里粘贴完文章发表以后,老半天不显示。编辑修改后,也是显示的特别慢。也许是我电脑不好使,或许是网速太慢。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回赛音兄:可能是系统不兼容或您的网速太慢?如果能用另一台机器试一下就知道了。

——您可以试着登录“百度”或我们网链接的其他网站,如果其他网站都很快而我们这里慢不显示了请再次跟帖说明,我去请技术员帮着解决。

TOP

回复 93# 蓦然回首

哎!今天打开写字栏或发表回复,都特别顺利,太好了!
以后再有问题,我就按照您的提示试一试。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只有11章,别的到哪里去看?

TOP

只有11章,别的到哪里去看?
野草 发表于 2012-4-4 08:45

野草朋友您好!看我文章的人寥寥无几,没有人跟帖评论。四位版主都挺忙,无暇关注我的文章。 因此,我发表文章的间隔时间比较长。看到您的跟帖,明天我就继续连载发表。
谢谢您阅览我的文章,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回复 96# 赛音别怒

我能当您的忠实读者。

TOP

回复  赛音别怒

我能当您的忠实读者。
野草 发表于 2012-4-5 08:09


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握手致意!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2 - 副本-horz.jpg
2012-4-5 08:21


情深似海 恩重如山

十二、寒夜寻医心胆颤


      我们夫妻俩住的这间房屋,一直空着没人居住。虽然房东用煤球生着炉火,但是屋里冷飕飕的寒气袭人。桂荣给我身上盖了两床被子,却无济于事。我冷得牙齿打颤,浑身直打哆嗦。
      桂荣给我掖好被子,颇为心疼地说:“你身体太虚弱了,天这么冷又折腾了一天,真够你受的!”
      “没、没事儿。就、就是有点儿冷,过一会儿就好了。”
      桂荣提起来炉子上的水壶,看了看炉火说:“炉火挺旺的,等一会儿屋里就暖和了。对了,咱带来挂面了,我给你做碗挂面汤喝。肚子里一热乎,身上就暖和了。”
      桂荣借用房东的炒锅,做了两碗挂面汤。我们俩吃了挂面汤之后,桂荣上床脱了棉衣,身穿秋衣钻进我被窝里。她两手紧紧地搂着我,用自己的体温给我取暖。我们夫妻俩默默无语,备感凄凉。待到晚上10点多钟,我突发高烧。桂荣赶忙穿上衣服,慌忙冲出屋去找医生。各家都熄了灯,村子里一片漆黑,寒风凛冽,显得那么阴森可怖。桂荣初来乍到人地两生,茫然四顾,不禁心惊胆战!一只大黑狗“汪、汪,汪……”的狂叫着,紧跟在她身后。她深一脚浅一脚,不顾一切地直奔村北边一束昏暗的灯光跑去。
      亮着灯光的地方,是咸宁侯村的大队部。大队部旁边有个小卖部,由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大爷负责经管。那位老大爷正要关门,看桂荣神色慌张地跑过来,大为吃惊!
      桂荣跑到老大爷近前,气喘吁吁地说:“大、大爷,这村里有大夫吗?”
      老大爷看她很面生,甚感诧异地说:“你找大夫干吗?”
      桂荣紧忙说:“我是外地人,给我丈夫治病来了。我丈夫发烧,我想请大夫给他看病。”
      老大爷说:“这村里没有大夫,只有一个赤脚医生。”
      桂荣甚为急切地说:“大爷,您告诉我赤脚医生在哪儿住?”
      老大爷伸出手指点着前排房子说:“前边那趟房子,从道口往西数第四家,新盖得四间砖房没有院墙,那就是赤脚医生家。她姓刘,叫……”
      “噢,我知道了。谢谢您了,大爷!”桂荣不等老人家把话说完,急忙转身朝他手指的方向跑去。
      桂荣急忙跑到道口,顺着前趟街往西数,经过三家院门口找到了赤脚医生家。她走到窗户跟前,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玻璃,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这是刘大夫家吗?”
      沉了一会儿,屋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是谁呀?干吗?”
      桂荣说:“我是从外地来给我丈夫治病的。今天刚到这,我丈夫就发烧了,请您出诊给我丈夫看看病。真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听了这话,屋里那个女人并不搭话。
      桂荣站在窗前苦苦哀求,不肯离去。过了老半天,听到屋里有轻微的响动。又过了一会儿,窗户撩开一道缝,伸出来一只手,递给桂荣一个白纸包。(纸包里有十片退烧药和消炎片。)
      桂荣接过来纸包,道谢后转身往回跑。
      我眼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提心吊胆,侧耳聆听屋外的动静。我就觉得过了很长时间,突然从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我这才放下心来。
      桂荣一把推开门,疾步走进屋拉开电灯,二话不说紧忙给我服药。然后,她脱了大棉袄扔到床铺上,用手给我搓脚心和手心。
      我非常心疼地说:“这么黑的天又人生地不熟的,你不定怎么害怕呢?”
      桂荣笑眼含泪,手捂着胸口说:“吓死我了!现在我心还跳呢。”说罢,她脱了鞋爬上床,紧挨着我躺在我身边。
      我的胳膊紧贴着她的胸口,明显感觉到她的心怦怦直跳。我眼含着感激的泪水默默起誓,等我病体康复后,一定要好好地疼爱妻子,让她过上无忧无虑而舒心的好日子。
      (待续)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祸从天降遭不幸》读后
    原本的幸福家庭被这突来的祸事给撩碎了。匆忙中,丈夫的无奈,妻子的焦虑把个和谐的家庭推上了纷乱之中。小说开头很感人,一个家庭若遇到如此的祸事真的很不幸;然作者要告诉给我们的远不是这些,看题目可窥一斑,那就是真挚的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