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六十年代考初中

    小学六年,我一共去过三个学校就读。一年级在安宁小学,后来大炼钢铁,把一、二年级的班级分散到其它学校,我们班全体分到了共南小学,在那里学习到了四年级,由于父亲工作调动而搬了家,我五年级的时候转学到了上国一小,直到小学毕业。上国一小是一个资深的学校,据查资料,上国一小建立于民国6年的1917年,为第一国民基础学校,附设于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内。我爷爷曾经在这里任教,上国一小离我的老家茶庵村不到两里地,从村子里往东过了西平桥,我爷爷去教书步行不到十五分钟。经过六十多年的发展,我的老家茶庵村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往日日寇空袭时,市民来我们村附近的荆棘草丛躲避轰炸的荒野之地,已经成了中心城区,现在除了还住在老村的村民、家人及部分上了年纪的老人外,茶庵村这个名字已经没有多少人有印象了。那是后话。

在上国一小学习的两年时间眨眼就过去,六十年代要上初中,必须经过语文和算术两门课程考试,考试不及格的上不了中学!刚满十二岁的我那时没有觉得有什么压力,倒是老师们看起来比我们还紧张。算术老师分析了历年的考题,特别给我们分析了一道比较典型的四则运算,不嫌其烦的给我们演算,谆谆教导我们千万记得先乘除后加减、先算小括号、再算中括号、最后算大括号!我记得这道题运算最后得出的结果为零。小学的最后一节体育课我记得不是在操场上的,由于下雨,改在教室内上课,体育课的老师给我们讲故事。说的是他在民国时考初中的故事。老师说那时考生多,初中招生很少,那时的学生很努力,学习的成绩都很好,取、舍那位同学都难为改卷的老师,无奈之下有老师出了一个臭招,把试卷放到蚊帐顶上,用脚踢蚊帐顶,踢落下来的试卷才改,还留在蚊帐顶的试卷就不好意思了!语文老师是班主任,在考试前的最后一节课,告诫我们要放开,不要有什么心里压力,象平时做作业一样认真应对就可以了。为了活跃气氛,还给我们全体同学讲了一个当地的有名《涂嘴油》故事,说的是从前有某人家境平平,却爱充有钱阔气,吃饭以后就用一块肥猪肉涂涂嘴巴,到处在人前显摆说吃的满嘴流油。一天刚刚在大街上吹完牛,家里的小孩赶来大声嚷嚷说,老爸,你的涂嘴油给狗叼走了,惹的众人哈哈大笑。下课前班主任老师交代我们,明天上午男同学用冷水洗洗头,女同学用冷水洗洗脸,准时到学校集中,列队到考场。

当年的考场设在博爱小学,离我们上国一小约一里地,拐两个弯就到了,班主任和算术老师带我们去的。考试是先考算术还是先考语文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算术有点难度,特别是算术老师给我们分析的那道题赫然在其中,考试结束的时间还没有结束,我就把算术考题做完了。语文考试有什么造句、同义词、反义词等什么的记不得了,但是作文题,我清楚的记得考题是《在美国,有一个孩子被杀死》的读后感。不是吹牛,写作文我从来就不担心。发下的试卷和草稿纸一共有数张,我略作思考,沙沙的下笔,不一会,一篇百来字的作文就完成了,基本一气呵成!看看那草稿纸还是空白的,心里想,糟了!没有打草稿,不知道是不是挨扣分?想想不行,草稿纸不能空白,立刻动手把试卷的文字抄到了草稿纸上,并在上面作了故意的涂改。抄写完了考试还没有结束,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考试结束后同学们各散东西,基本、也无法再联系。

那年的夏天没有了暑假作业,可我过的也不是很潇洒,每天在菜园里种菜淋菜,在菜园里钓青蛙、到小溪捞小鱼、小虾喂狗,劈柴做饭、发面做馒头,割草喂兔子喂洋老鼠,督促弟妹们做暑假作业。有天下午大约是4点多,我不记得是在忙什么了,忽然隐约感觉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仔细一看,是班主任刘老师!刘老师撑着一把油纸伞,顶着炎炎酷暑的烈日,正向我走来。我急忙迎向前去,刘老师笑盈盈的取出一份录取通知书递给我,亲切的对我说,你已经考上初中了,祝贺你!我捧着通知书,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刘老师说,我还要给其它同学送通知书,你以后要努力学习啊,我走了。我呆呆的看着老师慢慢的离去,突然我叫了声老师您等等,我急忙跑回家,取出了一张相片,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了老师,并向老师鞠了一躬,感谢老师的辛勤教诲!录取我的初中就在西平桥头,离我家老村只有半里多地。再次见到刘老师已经是是八年以后,刘老师带领学弟、学妹来单位参观。后来才知道,我们班有几位同学没有考上初中。拿到入学通知书的第二天,回老村向伯父报喜。伯父笑咪咪的向我祝贺,随手在书架上取下一本书,书名是周立波著、获得斯大林文学奖的《暴风骤雨》,在书的扉页上题了字:某侄考上初中,回家报喜,特赠保存多年的名著,以资鼓励。这本书伴随了我多年,从这本书里我认识了东北地区元茂屯的贫农赵光腚赵玉林、认识了大地主韩老六,认识了东北的土地改革的复杂与艰辛。这本书可惜给一位朋友借去,带到北京念书没有还给我。

1963年的8月23日,我带着录取通知书到七中报到。七中这个地方老人们说,民国时叫“麻风窝”,据说广西的军阀陆荣廷当政时,好吃好喝的把麻风病患者骗请到这里,很多地方的患者得知后,纷纷来投靠,后来陆荣廷把麻风患者全部烧死,埋在这里。七中那年初一年级一共有9个班,小学同班有八位同学在这里,有三位同我分在第一班。在领到了学生证后,我拿给父亲看,父亲看见学生证上校长的印章,问我校长是不是脸上有点麻?我说是。父亲说,你的校长是我上国一小的同学。

六十年代考初中,太难忘了,作文考题我还记得的。

TOP

我考初中考场给在昆一中,其他的记不住立了。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智和兄记得这么多,不简单。
1963年,那年我考高中了,考三门,语数外。

TOP

沒记错的话,我们老三届初67届的是64年夏小学毕业考初中,读了快2年66年5.16通知爆发文革……考初中的作文早忘了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我刚才跟了一帖,可能提到一句“大跃进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正值长身体时期,吃不饱饭”,帖子没多久就不见了。

TOP

消失的帖子说的是当年我由于饥饿,在小升初的考场上昏睡过去,监考老师冲了白糖水要我喝,我才坚持考完了数学。这位监考老师其实是我投考的中学的副校长,我永远感激他。

TOP

雨月兄的原帖今天我拜读了,文章中说您参加过三次升学的考试,60年那次由于饥饿在考试中昏睡,监考老师给了一杯热的白糖开水,让您坚持到考试结束,那位监考老师就是您以后报读初中的副校长。不知道什么原因帖子丢失了?

TOP

回复 9# 智和
答智和兄:我那张跟帖最后一句写的大概是“那位监考老师特地为我冲的那杯热糖水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美味、最甜蜜、最温暖的人间甘露”。原帖最后的三个形容词前后次序不是这样排的,我想改一下,点了“编辑”,改完后再发,提示说“未定义”,发不成,再试一次,帖子就消失了。我与智和兄有相同的作文不打草稿的习惯,我还懒得留底,故此帖跟不成了。文字记忆还很清晰,但懒得再写一次了。第一稿也是这样发出的,怎没说我“未定义”?于是发挥了一下想象力,猜测是因帖子里提到生长发育时期每月20市斤计划量不够吃,常常饿得“眼冒金星”,冒犯了执政团体的尊严了吧?“未定义”之说不知所云,是忽悠“外行”的托词?

TOP

估计雨月兄编辑帖子后选项误点了“删除”,把自己跟帖删了?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回复  智和
答智和兄:我那张跟帖最后一句写的大概是“那位监考老师特地为我冲的那杯热糖水是我这辈子喝过 ...
雨月 发表于 2017-7-28 11:10


刚刚发现雨月兄说他的跟帖丢失。我们村就雨月兄的浏览器有点问题。常常是主帖、跟帖莫名丢掉了。
我又不会“远程协助”的操作。所以帮不了忙。雨月兄之所以不经常跟帖或发帖,这个问题可能是最大的因素。

建议以后改掉习惯—— 比较重要的留言先在文档里敲字,然后复制到帖子里。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是也

爱一个人、或说爱一个论坛,就必须有恒心决心与耐心。这是真理。
为了在村子里也立下树根展开枝叶开出鲜花,就是再难也难不倒生命力顽强的你。

TOP

小学六年,我一共去过三个学校就读。一年级在安宁小学,后来大炼钢铁,把一、二年级的班级分散到其它学 ...
智和 发表于 2017-7-23 09:48


智和兄好文!我的考初中的经历与您一样非常难忘!有空我也写一篇贴来。
回灯火兄:我们是同届的。我地的作文题是“我的家乡”,这个题目的作文在考试之前已经写“透”了,老师不止一次地讲解,给我们读范文,从各个角度去深入分析等等。感慨:——那时的老师真的是鞠躬尽瘁的了!也太负责任了!

TOP

谢谢灯火、蓦然二位的关注和分析、指点。我因居无定所(平时住在去米国投靠女儿的至亲的住所里,他们每一、两年回沪取出养老金换成米圆,住一、两个月回去。这期间我一般回儿子家居住),所以书籍、台式电脑等不方便携带的物件都扔了。先后置办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也都旧了,常出故障。屏幕大的这台修过多次,花掉了比买价更多的钱。不光浏览器,W10系统可能也有问题。人都快报废了,物品将就着用吧,不想买新的啦。至于写帖留底,我实在难以坚持,发帖相当于同乡邻闲聊,我不想太顶真。否则反而不敢随心所想,随口说出。

TOP

谢谢灯火、蓦然二位的关注和分析、指点。我因居无定所(平时住在去米国投靠女儿的至亲的住所里,他们每一、 ...
雨月 发表于 2017-7-31 10:27


雨月兄好。
算来我也上网有十多年了。我一般跟帖是想敲什么字就随意敲出来。但是有时一发不可收拾要说很长的篇幅,那么我就会在打好了几行字后,复制——转贴到自己的文档里继续写。这边的回帖框就暂时不用了。等到文档里写好了,自己检查觉得满意了,就一次过地复制——粘贴到论坛里。而且底稿也保持一两天,然后才删掉。

TOP

那是个好方法,不过太麻烦啦哈。

TOP

我也来凑凑热闹。
    1965年的暑假虽然不用做家庭作业,因为我们考初中了。但是,社会上居委会里却为我们安排了满满的暑假:同辈中,我算大哥参加了“少年团”,弟妹们参加的是“儿童团”,什么少先队的,暑假里根本就没人提过。少年团儿童团讲的都是阶级斗争,时髦货色。辅导员是放了暑假的小学老师。
    家长们也都喜欢这些活动,因为他们可以安心在单位、不用担心放了暑假的小孩子们被人拐卖、野泳溺水、打架了。
    考上中学的通知书是胡老师和陶老师一起送来的,他们感兴趣的是我考上了哪里,自从比赛得奖后,没老师会怀疑我考不上初中。但我原想报考的第一志愿“兴宁一中”落空了,因为我想上著名的业余“一中文工团”——我在六年级时写过一个剧本,并且被采用为援越抗美活报剧的剧本。
    当年的兴宁一中,跟梅县的东山中学(叶剑英母校)齐名,都是号称“考上了就是一只脚踏进大学里”的好学校。
    我考上的兴民中学是本县最老的学校,清朝就有的。它和兴宁一中的关系时分时合,也是兴宁历史上的县学。当它分别于一中的时候,只有初中三个年级。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叫“南苑”,承担的是兴宁一中初中的功能。无疑,就初中教学水平而论,它的排名总是第一。兴宁一中为此只能出奇兵——有高中毕业班老师带班上。即:从初一到高中三年级,都由这些老师一直任课,直到高中毕业考大学。
遍迹人海觅知音,尘世哪有几人同?报国有门直须报,莫将春华付秋风。 志大谨防才学疏,眼阔须教手不拙。他日回首遗憾事,化作宇雨尚几多?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