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到技术学院再“插队”

200793日周一,我正式到技术学院上课的日子,一晃就10年了!

2003年所在工厂在抵触中硬撑顶了好几年后,终于改制了,我们由国企职工身份改为民营员工。产品还是那样的供不应求,但效益却每况愈下,员工收入大幅跳水。终于企业负债累累难以为继,员工七、八百块鸡膆那么点的工资还巧立名目一扣再扣、一拖再拖难以发出,银行也不再扶贫济困,封杀了企业的户头!无奈之下企业变卖设备,处理生产资料,甚至一些师傅昨天下午还在设备上操作,第二天来上班时发现设备已经被买家连夜拆除运走。工友们为了生机,白天工厂上班,晚上、周日休息时兼职的兼职,打工的打工到处炒更,出卖技术、出卖劳力艰难维持生活。终于董事会决定出卖企业关门大吉,让员工们各散东西自寻活路。2007年的613日,企业贴出一纸通知,终止全部员工的合同,把企业地盘廉价卖给了私人老板,所有设备、厂房、技术资料统统白送!那大老板买了我们企业以后,根本没有心思搞生产,不到半年就翻倍把企业转让,赚得盘满钵满的拍拍屁股 Say bye bye在终止合同通知贴出的当天,我第一个到厂办签字确认,当日就离开了工作将近40年的工厂。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经过严格的评审,我获得了中级职称。社会上这时开始办职业教育,一些职高、中专大专学校纷纷聘请企业有丰富技术经验有良好的职业道德、能言传身教的人才到学校兼职任教,劳动局的职业鉴定部门也聘请兼职的考评员参加职业技能鉴定的考评工作。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人推荐,我先到了一个职业高中上课,校长原来就是我的中学老师。他向我介绍了一个班学生的学习情况,是第一批要进行职业资格鉴定的试点,学校的要求不高,考核通过率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就OK。考核结束后,我所带的班通过率达百分之九十几,这条消息第二天就在市级报纸报道,校长高兴得合不拢嘴,嘱咐我继续再来上课!同时我也受聘为劳动局职业鉴定中心的考评员,开始加入高职、中专、职业院校兼职上课、参加职业技术鉴定的炒更生涯。在上有肩挑家庭重担、面临企业改制、房改、医改、这改、那改的年代,每月兼职的收入虽然微薄,也是重要的收入补充!

1998年我到了现在任教学院的前身——轻工业学校进行职业技能鉴定考评,由于是第一次考评成绩很不理想。中专学校以前一贯注重理论学习,而职业技能除了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外,还要有一定的动手能力,而正是学校课程设置所欠缺的。而我所在的企业就在学校的对面,他们的学生常常到我们工厂参观、实习,基本上是由我负责接待,学校顺理成章聘请我兼职上课。职业技术鉴定工作对考评员职业道德、技术素养的要求很高,那年代的考评的内容很有技术含量,考核也很严格。市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参加技术学习培训的学员技术等级鉴定考评的通过率不是很高,后来据说是技术培训中心带班的班主任看到我考评认真严格,有比较强的技术素质、文字和语言表达能力,有意识请我上课试试看效果如何。没想到经过我的教学,学员考评的通过率大幅度的提高,我的讲学方法、教学风格受到了学员们的好评,职业技术培训中心给我颁发了聘书,从初级到高级、从技师到高级技师十几年的教学工作

那些年有一句话:企业改制三年就over!我们工厂在改制过程前后,一些院校得到消息,四、五个院校向我抛出橄榄枝,聘请我任教。一个重点技校的学生科长追踪了我将近一年,他们校长答应给我年薪数万,担负高级工班的课程教学。在签订意向时校长误会以为我一签意向就马上要领工资,而当时学校还在放暑假,拖到就要开学了都没有签字。我在家里也不知道学校是什么的意图,心想如果学校变卦了将影响我到其他学校上课。于是我向现在的系的主任打了电话,说我已经离开了企业,主任放下电话马上赶来我宿舍,当面聘请我去上课,马上报到!开学了,首先安排我带了20位同学的毕业设计、带了几个毕业班的实训;接着学院聘请我为院的教学督导员。2008年学院进行评估,评估组的专家听了我的课,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专业理论课程,我将课程的内容与企业的实践相结合,用生动案例深入浅出与同学们交流互动,手把手的指导同学们进行实训操作,深受同学们的好评。老师们也很愿意与我合作,交流企业的所见所闻、技术经验、教学方法等。

过去的十年已经成为历史,过去掌握、积累的技术、经验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废旧如同鸡肋!新的学年即将开始了,94号就要上课了,系里继续安排我上课,我这个1968年曾经下乡插过队的老知青,将利用我的那些废旧发热发光,继续在学院再“插队”!


0.jpg
2017-9-2 22:09

各种聘书

1.jpg
2017-9-2 22:09

给高级技师上PLC课

5.jpg
2017-9-2 22:18

上B2010龙门刨床工作原理理论课

2.jpg
2017-9-2 22:09

指导大三毕业班学生技能实训

3.JPG
2017-9-2 22:09

2009年在柳州做技能大赛的裁判

4.jpg
2017-9-2 22:09

南宁赛场裁判

11.jpg
2017-9-2 22:10

做2013年东盟人才活动月高技能人才技能大赛裁判

智和兄是知青中的翘楚啊!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2007年9月3日周一,是我正式到技术学院上课的日子,一晃就10年了!

2003年所在工厂在抵触中硬撑顶了好几年后,终于改制了,我们由国企职工身份改为民营员工。产品还是那样的供不应求,但效益却每况愈下,员工收入大幅跳水。终于企业负债累累难以为继,员工七、八百块鸡膆那么点的工资还巧立名目一扣再扣、一拖再拖难以发出,银行也不再扶贫济困,封杀了企业的户头!无奈之下企业变卖设备,处理生产资料,甚至一些师傅昨天下午还在设备上操作,第二天来上班时发现设备已经被买家连夜拆除运走。工友们为了生机,白天来工厂上班,晚上、周日休息时兼职的兼职,打工的打工到处炒更,出卖技术、出卖劳力艰难维持生活。终于董事会决定出卖企业关门大吉,让员工们各散东西自寻活路。2007年的6月13日,企业贴出一纸通知,终止全部员工的合同,把企业地盘廉价卖给了私人老板,所有设备、厂房、技术资料统统白送!那大老板买了我们企业以后,根本没有心思搞生产,不到半年就翻倍把企业转让,赚得盘满钵满的拍拍屁股 Say bye bye!在终止合同通知贴出的当天,我第一个到厂办签字确认,当日就离开了工作将近40年的工厂。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经过严格的评审,我获得了中级职称。社会上这时开始大办职业教育,一些职高、中专大专学校纷纷聘请企业有丰富技术经验、有良好的职业道德、能言传身教的人才到学校兼职任教,劳动局的职业鉴定部门也聘请兼职的考评员,参加职业技能鉴定的考评工作。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人推荐,我先到了一个职业高中上课,校长原来就是我的中学老师。他向我介绍了一个班学生的学习情况,是第一批要进行职业资格鉴定的试点,学校的要求不高,考核通过率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就OK。考核结束后,我所带的班通过率达百分之九十几,这条消息第二天就在市级报纸报道,校长高兴得合不拢嘴,嘱咐我继续再来上课!同时我也受聘为劳动局职业鉴定中心的考评员,开始加入到高职、中专、职业院校兼职上课、参加职业技术鉴定的炒更生涯。在上有老、下有小肩挑家庭重担、面临企业改制、房改、医改、这改、那改的年代,每月兼职的收入虽然微薄,也是重要的收入补充!

1998年我到了现在任教学院的前身——轻工业学校进行职业技能鉴定考评,由于是第一次考评成绩很不理想。中专学校以前一贯注重理论学习,而职业技能除了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外,还要有一定的动手能力,而正是学校课程设置所欠缺的。而我所在的企业就在学校的对面,他们的学生常常到我们工厂参观、实习,基本上是由我负责接待,学校顺理成章聘请我兼职上课。职业技术鉴定工作对考评员职业道德、技术素养的要求很高,那年代的考评的内容很有技术含量,考核也很严格。市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参加技术学习培训的学员,技术等级鉴定考评的通过率不是很高,后来据说是技术培训中心带班的班主任,看到我考评认真严格,有比较强的技术素质、文字和语言表达能力,有意识请我上课试试看效果如何。没想到经过我的教学,学员考评的通过率大幅度的提高,我的讲学方法、教学风格受到了学员们的好评,职业技术培训中心给我颁发了聘书,从初级到高级、从技师到高级技师十几年的教学工作。

那些年有一句话:企业改制三年就over!我们工厂在改制过程前后,一些院校得到消息,四、五个院校向我抛出橄榄枝,聘请我任教。一个重点技校的学生科长追踪了我将近一年,他们校长答应给我年薪数万,担负高级工班的课程教学。在签订意向时校长误会以为我一签意向就马上要领工资,而当时学校还在放暑假,拖到就要开学了都没有签字。我在家里也不知道学校是什么的意图,心想如果学校变卦了将影响我到其他学校上课。于是我向现在的系的主任打了电话,说我已经离开了企业,主任放下电话马上赶来我宿舍,当面聘请我去上课,马上报到!开学了,首先安排我带了20位同学的毕业设计、带了几个毕业班的实训;接着学院聘请我为院的教学督导员。2008年学院进行评估,评估组的专家听了我的课,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专业理论课程,我将课程的内容与企业的实践相结合,用生动案例深入浅出与同学们交流互动,手把手的指导同学们进行实训操作,深受同学们的好评。老师们也很愿意与我合作,交流企业的所见所闻、技术经验、教学方法等。

过去的十年已经成为历史,过去掌握、积累的技术、经验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废旧如同鸡肋!新的学年即将开始了,9月4号就要上课了,系里继续安排我上课,我这个1968年曾经下乡插过队的老知青,将利用我的那些废旧发热发光,继续在学院再“插队”!

      字太小,看看能不能大点。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字大,好看。

真佩服智和兄,知青中的佼佼者,还在教学岗位继续!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金子到哪里都闪光。祝贺智和老师十年桃李满天下!

TOP

祝贺老有所为!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智和兄真的不错!有真才实学!大赞!

TOP

奋蹄老马,这个当赞!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