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煮酒说故事:新嫁女作盗 [转贴了来]

“温州女,盗也。”年幼的时候许配给邻村一农家人的儿子,谁知没几年父母相继去世,只好在舅家生活。可天有不测风云,姑娘十七岁时,舅舅又死了,真是苦命的妞儿。
===========================================================
“农子虑其无依也,迎以归。”这农子还真是根本人家的孩子,没因为姑娘无依无靠而撒手不管,而是担心她无有依靠就娶家来了。姑娘出嫁时的妆奁之盛,就是有爹有妈的也比不了。再加上姑娘“婉妙绝人”,农子这高兴劲就别提了。

天也黑了,喝喜酒的也四散了,农子也就入了洞房。农子满心高兴与忐忑,近前要为女宽衣解带成好事。谁知女“忽障以手,也就是拦住农子的手说:“且慢!,今夕是大喜之吉期,我要弄一大单为你我祝福。”女子自脱婚纱礼服,短衣襟小打扮,腰藏牛耳尖刀一尺有余,短枪二支。农子吓的不轻,瞠目不知所为。女笑着说:“夫君不要怕,此后你我无忧衣食。我既嫁给了你,安有二心,今晚就听我的。”农子不敢阻拦,女子一跃而出,身轻如燕,翩然不知所向。

==============================================
过了好一会儿,农子方定下神来,检视女子的嫁奁,“多且华,摩挲久之。”夜已过午,突闻背后有吃吃笑声,回头一看女子已到身前。女子解下背上的包袱,“黄白物累累然,农子目为之眩”。金银细软之多,把这小子都吓傻了。“是夜合欢,犹处子也”。女子告戒他今后不要多言,农子一怕女子武艺高强,二恋女子貌美如花,真的是言听计从。第二天,传闻百里外有某大户被劫,强盗虽仅一人,却枪杀护院高手三人,失窃贵重物尤多。农子知道是自己的女人所为。

TOP

女子每两个月出去一次,回回是满载而归。一天夜里“甫出门,遽奔还,仓皇失色”。农子不知何故,女子说:“好悬,好悬!樊七方才在身后尾随我。这小子是有名的捕快。以前我每次出去,都要从前村的驿亭过。今日忽然有黑影从亭里出来,我前行他也前行,我返回他亦返回,相距也就十来丈。我逃入芦苇荡中,曲折盘回,浮水而归,幸好他未发觉。不是樊七,谁有这功夫!”

TOP

第二天农子挑菜入城,果然听说官家由仙居调来名捕樊七。农子归来告之女子,女子自此不敢出门,每日与农子相守。
过了一月有余,农子又挑菜入城,忽然有短衣窄袖打扮的数人,把农子带入一酒馆。内中一个穿黑衣人对农子曰:“你有罪,知道不?”农子仓猝之间不知咋回答。黑衣人说:“你老婆刚才在公堂招认了,你还瞒的是啥?我们受你老婆委托特来转告你,赶紧自首,或可免罪。”农子那见过这阵势,“尽吐实情”。

TOP

黑衣人对旁边坐着的蓝衣人说:“樊七之言果不错。”又看了看农子说:“我们这些人奉命来捉拿你老婆,你痛快的当向导。”农子如梦初醒惊呼:“天那!我老婆没让你们拿获呀?”众人说:“若你老婆被捉,你就是同案犯。留你为向导,就是要给你脱罪。”
农子方要迟疑,黑衣人站起来拽着他就要送官。农子没办法只好先行,到了他家,十数人围住前后,三四人跟农子入院。女子不知大难临头,正坐在阶前,“妍艳如桃李,农子遽前牵衣大哭”。女子看见众人,叹了口气说:“唉也!命也!”又对农子曰:“不忍心连累你,跟他们走了。”众捕快方敢上前给戴上脚镣手铐。

TOP

女子到了县衙前,对众捕快说:“谁为樊七?我想见他一见?”众捕快招呼樊七至,女子看了看点头说:“果然是个豪杰,我死你手不枉矣。”樊七欣然有NIUBI色。“女遽噫其气,有针自口出,直射樊喉,不及避”,女子笑着说:“今日我二人同死,你还能自负英雄吗?”
判定罪名,女子在闹市斩首死。

最后农子在家痛愤自缢而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