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捕捞抗浪鱼

附刚进村的时候写的,发过几次:

抗浪鱼是抚仙湖特有鱼种,这鱼,肉丝细腻,味道鲜美,刺软,被称为云南的土著鱼。有记载说:清朝时,抗浪鱼曾经是宫中贡品,这一见风就没命的东西,怎么拿出去,就是个迷了。有趣的是,抚仙湖和星云湖故有:“两海相交,鱼不来往”的奇特现象,抗浪鱼从不去星云湖,最多游到海门河中部就戛然返回。而星云湖的大头鱼也仅游到此,好像那里是国界线,谁也不能通越一步似的,因此海门河又有隔河之称。在隔河中段有一堵伸到水面的赭色石壁,石壁上自古就刻有界鱼石三字,旁边还刻有一首诗:星云日向抚仙流,独禁鱼虾不共游;岂是长江限天堑,居然尺水割鸿沟。界鱼石一带现在已经开辟为公园,吸引了很多的游人前来观赏大自然的奇迹。更令人吃惊的是,很早以前只卖五毛、1块钱一公斤的抗浪鱼,现在已经飙升到了几百元甚至上千1公斤,如果到了抚仙湖,出那么多的钱,还不一定能吃到呢。

70年代初,我亲眼目睹了几种捕捞抗浪鱼的传统方法,不知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规矩,还是有关方面的规定,只有在湖边居住的人才有权捕捞抗浪鱼。一般进入立夏节令以后,抗浪鱼就开始发了,所谓鱼发,其实是抗浪鱼到浅水处;有山泉水流入湖的沟;还有流入湖里水较清、较浅的小溪、河流里,来繁衍后代,这个时候就是捕捞抗浪鱼最好的时机了。抗浪鱼发是有规律的,叫做“来三去七”,就是发三天(这三天比较多),隔七天(有时也有,但很少),在湖畔的人都知道这个规律,澂江人还把“来三去七”取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应用呢。

沿湖岸边捕捞抗浪鱼的方法有:东岸的是用香把支,所谓的香把,是到山上割来的蕨类植物,留七八十公分,若干根捆成一把,鱼发的时候,把一把一把的香把挑到湖边,放在有流水下湖的沟里,叶子向下,抗浪鱼就迎着流水,成群结队的来了,簇拥着香把,,到了一定的数量,把沟口一堵,拿起香把往箩筐里抖,就捕到鱼了。动作很快的,马上从上到下清理沟,用锄头左右的扒,更主要的是把鱼子洗干净,再赶第二场。

西岸的鱼洞就比较规范,有的是从老辈人留下的,还有新开的,在有山泉水流出的沟,通过人工支砌成的23米宽,常年有流水流入湖里。到鱼发的季节,就把竹编的,立起来有78 公尺的大笼子放在鱼洞里,笼子是园的,就以放下去缝隙小为原则,口就对着湖水,鱼就抢着上水,顺其自然的进了笼子,到了一定的数量,就竖起笼子倒鱼了。又清理鱼洞,赶下一茬了。

北岸是鱼发的时候,在沟、河口支网捞鱼。而多数是在鱼发的时候,住在湖边的他们,知道什么地方会上鱼,就在那里顺着岸边开挖一条弧形的临时沟,两头都通湖,在一头支一架水车,人工车水,水从另一头入湖,鱼就抢着上水来了,鱼满沟了,堵住流水的一头,停止车水,就撮鱼了,运气好的时候,一沟是20公斤左右,少者也是56公斤。后就清理沟,准备料理下一场了。72年,我还在湖边教书的时候,也是鱼发的季节,接连下了好几天大雨,就打破了“来三去七”的规律,山洪爆发,滚滚的红泥巴水涌入湖里,沿岸进去10多米都是浑水。

有一天雨停了,明镜似的湖水泛起微微的波浪,临时开挖的弧形沟沿岸都是,水车也支好了,摆好架势就等着鱼发,下午4点钟还不见动静,我们要下去游泳,人家不准,说可能会发鱼。那时吃两餐,又该到做饭的时候了,守候的人开始撤退了,大约5点钟左右,还在岸边守候的渔业队队长突然大声叫起来:鱼倒岸了!鱼倒岸了……!那声音又洪亮又惊奇,我们正在吃饭,听见喊声,全体在校的老师丢下碗就直奔湖边,眼前只见湖的边沿,就象有一条银灰色的绸带在抖动,一条一条抗浪鱼拥挤着湖边,那么多的鱼,真的是鱼倒岸了,第一次看到,我们被这壮观的场面惊呆了!连队长都说,在渔业队近20年都没见过。我们就在离湖34米的地方直盯着,还是队长提醒:你们动手吧,我们女的两人一台水车,男的一人一台的车起来,一边车水,一边流入湖里,鱼就迎着流水蜂拥而上,差不多就堵住沟口,我们车水的那条沟第一次的鱼过秤就是28公斤,真是不敢想像,接着就清理沟床,马上有开始车水。那天河、沟都上鱼,整个岸边是“麻子打哈欠”,全民总动员的拿鱼,天黑定了,我们才回学校,按一人1公斤下锅,饱餐了一顿,真是“吃抗浪鱼就象吃四季豆”,那才过瘾呢!很晚很晚的时候,还有人在卵石、沙滩上行走的声音,第二天得知,昨晚只要下水的人都有收获,还看见有不少人用篱笆晒咸鱼呢,平时很少见的。在南岸怎么捕就不知道了。再则是用挂网去挂,这种捕捞方法一直是禁止的,这种方法捕捞的鱼个大,用本地话说就是吃子儿子孙了,要从网上一个一个的摘下来。

那时抗浪鱼才5毛一公斤,现在提着香把抖鱼;竖起笼子倒鱼;沿湖边开沟,车水拿鱼的壮观景色没有了,留下的只有回忆!

                          修改于068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这是抚仙湖西岸捕捞抗浪鱼的PP,现在看不到了:
1.jpg
2.jpg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