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长大要把农民当

我睁开眼,第一次看见这个五颜六色奇形怪状变幻无常的世界,是1951年,正值席卷全国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当年秋天,反对干部腐败的“三反”运动、针对民族资产阶级的“五反”运动,以及针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随之而来,一浪接着一浪。而在我出身的前一年1950年,中国已经卷入了朝鲜战争,“抗美援朝”。
我在歌声中牙牙学语。
嘿啦啦啦啦,
嘿啦啦啦,
天空出彩霞呀,
地下开红花呀,
中朝人民力量大,
打败了美国兵呀。
在我记事的时候,二姐二哥和我口舌之争时,常会羞辱我是“美国佬投胎”而来到这个家庭的。
7年后的1958年秋,我进了上海市江宁区陕西北路小学(那时我们都叫它“广东小学”)读书。正是“大跃进”的年代,那时我的父母都已经是“光荣的共产党员”,而我的大哥大姐也已经是“光荣的共产主义青年团员”了。1959年,不甘落后的我也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而我大姐大哥参加这个组织的时候还只是叫“中国少年儿童队”,后来改名叫“先锋队”就响亮多了,面对敌人,冲锋在前,真是“厉害了,我的娃!”看见十来岁的娃娃们冲锋在前,阶级敌人肯定都要吓尿了。
当我的脖子缠绕上“鲜血”染成的红色三角领巾(模糊的印象中,这块三角领巾花了父母三毛钱,大概买10个芝麻大饼的钞票)。还记得耳边的歌声:
红领巾,红旗手,
打着红旗向前走。
总路线万丈光芒,
外层空间都照透。
鼓足干劲,力争上游,
鼓足干劲力争上游!
一面红旗万万岁!
总路线万岁!
万万岁!
现在梦中还会跌落进这旋律,混沌中人不由自主随着韵律前进,只是双脚踏步受制,努力挣脱中睁眼,仰天,四周黑黢黢一片,只有窗外映进的灯光,方知是南柯一梦。后来知道这通俗歌词是大文豪郭沫若先生写的。那时我才不到9岁。
没等到发育的年龄,国家进入了“三年严重困难时期”,真正内忧外患。虽然“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虽然“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虽然“东风压倒西风”,虽然“心怀祖国,放眼世界”,只是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没到喂饭时间坐在教室里就开始咕咕叫了。大我两岁的二哥和我两个男人之间争夺能量的战争不可避免,老妈绞尽脑汁在家中实行分餐制,碗筷独立,老妈掌勺,公开透明,一人一份,免得二子相争,还偏偏不是争做共产主义接班人,那真是使“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父亲的舅舅,我们喊他“舅公”,从余姚乡下寻到上海,富庶的江南水乡也已断粮。父母亲收留了老人。只有我和二哥小鸡肚肠,背后嘀咕:这个穿着深灰色棉长袍的老人不说话,不过胃口真好!没多久家里也面临断炊边缘,记得某晚家中米袋只剩一小碗粮食,母亲只能大量掺水烧粥解饥。不多长时间舅公消失了,大概也只能回乡下了。舅公此后再无音讯,生死渺茫。
1960年代,最高层倡导的有本很红的畅销书《不怕鬼的故事》,一向紧跟的我当然也从区少儿图书馆借来。某日老师还在班里搞调查,要同学们书面回答问题,问题中有“你最害怕的事情”。聪明如我,自然不会写“怕鬼”,于是写“最怕战争”。不料回家后我得意炫耀时被二哥当头棒喝:那是赫鲁晓夫的言论,修正主义才害怕战争!我大吃一惊,原想表现自己,不料是害了自己!很多事聪明反被聪明误,千真万确。第二天到学校在班里就觉得抬不起头,觉得班主任正在用异样眼光看我,心里害怕了很久很久。
1963年“世界人民的公敌”美帝国主义的头子肯尼迪遇刺身亡,全中国人民“欢欣鼓舞”,我这个管出墙报的少年先锋队中队委员,自然也大显身手,传达“喜讯”。还自作聪明,在黑板报写上:一个肯尼迪倒下,千千万万个肯尼迪站起来,我们不能……云云。又是我的二哥给我泼冷水:错了错了,这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这种说法只能用在我们革命烈士身上的。
于是我又学会一件事情:同样的一件事同样的一个意思,解说鼓吹一定要“灭敌人志气,长自己威风”。比如,可以说有远大理想,也可以说是痴心梦想,还可以说是狼子野心;比如说“厉害了我!”可以说是自信满满,也可以说是自恋变态,还可以说是狂妄无知。事实相同,说法不同,最要紧是站稳革命立场说话!
那时我所崇拜的大哥大姐都已在北京的高校求学,他们的来信中也常常教导小弟要听党的话跟党走,要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只是,自己从来也没想过党是谁,是人民日报?还是支部书记?还是哪一级的红头文件?
不过还只是个小学生的我哪有这么复杂,我的理想,只能是做个农民,学校里教唱的是“长大要把农民当”。
我有一个理想,
一个美好的理想,
等我长大了
要把农民当,
要把农民当。
种出棉花堆成山,
种出粮食装满仓,
养的牛羊满山岗,
养的大鱼满池塘。
这个理想多荣光!
若干年后,我的梦想成真,果然当了农民。那时节,街头路口红旗,欢天喜地;车站码头别离,掩面哭泣。若是换个词语,那是“喜极而泣”,革命理想终于实现了。
“长大要把农民当”这首歌是大名鼎鼎的黄准老师作的曲。黄老师作的曲旋律动听总能流传,像《小猫钓鱼》里的插曲“劳动最光荣”,后来的“娘子军连歌”,等等。不过后来黄淮作品演唱会好像没选这首最有眼光和最有预见性的“长大要把农民当”。
用现在的套话来说,那是我的初心,我的“农民梦”,我怎么会忘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还记得班里的同学常把“要把农民当”,唱成“要吃糯米糖”:
我有一个理想,一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了,要吃糯米糖,要吃糯米糖”。
可见那时糯米糖绝对是稀奇之物,念念不忘,也是初心驱使。
1965年10月1日,我和其他学校的红领巾一起,排着方队,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声中踏步前进,通过上海人民广场,接受上海市委各级官员的检阅。只是台上的大多数官员不到一年都相继倒台,成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阶级敌人”。
我在红旗下茁壮成长,虽然发育不良,细胳膊细腿小矮个,但我的阶级斗争觉悟日益提高。好像有这样一句振聋发聩的名言: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我终于成了草。
1966年终于迎来了“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拿起笔做刀枪,
集中火力打黑帮,
谁要敢说党不好,
马上叫他见阎王!
……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大风浪里炼红心,
毛泽东思想来武装,
刀山火海都敢闯
……
我第一次尝到不能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失落和失望,因为我没资格做红卫兵。但这不妨碍我继续听党的话跟党走,热烈欢呼热情讴歌: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
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反对他,
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不久之后,全国范围内都宣称自己最忠于伟大领袖的不同派系的造反派,都把对方视作阶级敌人,真的操起刀枪,甚至坦克、高射炮互相打了起来。
不忘初心的我终于草草完成了革命接班人的准备阶段,从接班人变身,成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青”——大概就是农民伯伯的初级阶段,撸起袖子下乡,闯关东去了。
长大要把农民当,我算是正逢其时。同一生产队插队落户的校友陈小代,还只15岁,还没长大就超前把农民当了。

唱着老歌看世界杯,也算“心怀祖国放眼世界”

TOP

柳杨兄好!哈哈,一篇亦庄亦谐的好文把我逗乐了!

欢迎继续细细道来~~~~

TOP

少时无知亦张狂!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谢谢蓦然鼓励,竟然鼓励我十多年了。小时在党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成长,老了在以蓦然为核心的网友们鼓励下成长。
谢谢路兄的点评。不是张狂,是从小就有革命斗争精神哦。

TOP

好像从小受的教育差不多,"普天之下……"俺不幸是长期生在"黑五代"阴影下,直至"改革开放"不阶级斗争了才混入"人民"的队伍中

TOP

又读到柳杨兄的美文,点赞哦!读着文章特别亲切!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谢谢蓦然鼓励,竟然鼓励我十多年了。小时在党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成长,老了在以蓦然为核心的网友们鼓励下成 ...
柳杨公社 发表于 2018-6-21 17:38


柳杨兄,我们还有一个微信群。您可先加我的QQ号:407026284 ,然后我加您微信,就可以进群聊天了!很多人很热闹的!

TOP

蓦然兄,今日上头像,柳杨公社印章,还得谢你所赐。我的QQ多少年不用,QQ号密码现在试试去找出来。谢谢!

TOP

蓦然兄,今日上头像,柳杨公社印章,还得谢你所赐。我的QQ多少年不用,QQ号密码现在试试去找出来。谢谢!
柳杨公社 发表于 2018-6-23 18:27


柳杨兄好!!

您在本论坛发短消息给我,告知您微信号码即可。不通过QQ了。

我们都是“时尚老人”,不是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