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玩无线电的经历

看到智和兄的文章,又把心中的“无线电虫”勾出来了,发篇十几年前写的东西:玩无线电的经历
—纪念我的第一台电子管收音机诞生四十年
我对无线电感兴趣开始于上幼儿园的时候。那时我家住在北京东城区分司厅胡同的一个小四合院里。隔壁邻居家有一台很旧的电子管收音机,我经常站在他家门口,呆呆地盯着那台收音机,那美妙的音乐是怎样发出来的呢?我以为收音机的声音和外面挂的大喇叭一样,是从电线上传来的。在北大上学的小舅舅看我那么入迷,便用他的零花钱买了一台矿石收音机给我,还在院子里架好了天线。这下,我除了吃饭睡觉,一回家就把耳机套在头上,听故事,听音乐,特别爱听的是电影录音剪辑。
后来我到了昆明,上小学五年级时,班上转来一个新同学,他家有亲戚开无线电行。我跟他去玩过两次,看到那各种各样的收音机,心中突然萌发出自己也装一台的强烈愿望。
说干就干,我到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刘同康写的《矿石收音机装修技术》,照葫芦画瓢地动起手来。漆包线是还让在北京的外婆请人买的,再找来妈妈装蜡纸的硬纸筒,绕起了线圈。机座是自己用三合板钉的,还买了一个可变电容器。
最贵的零件是耳机,家里那时还没有收音机,所以妈妈挺支持,给我买了一付耳机。
最难的事情是架天线,开始我用一根竹竿,在头上横绑一支筷子,做成蛛网天线。但我家住在一楼,天线太矮,收听效果不好。我就打主意,从三楼的楼梯口架一根线到对面那幢楼的楼梯口。可是,两幢楼之间有一组动力电线。我在天线头上拴了重物,想把线头从电线上甩过去。谁知力气不够大,线头从几根电线间掉下来了,我吓得跑回家躲起来。还好,那电线上都有绝缘,没引起短路。妈妈找来一根长竹竿,费了好大劲才把线头挑出来了。我仍不死心,请一个力气大的同学帮忙,总算把天线架上去,这下效果就好多了。
为了能用喇叭听广播,我还上过一次当。我在杂志上看到有一种“晶体喇叭”,据说灵敏度很高,便跑遍全城的无线电行去寻找。最后在一家小店发现一只喇叭,后面是一个很小的圆盒子,不象永磁喇叭,更不象舌簧喇叭,就问是不是晶体喇叭。店主看是个小孩,骗我说是的。我花了三块多钱把这只喇叭捧回家,接上矿石机,声音却小得象蚊子哼。后来,打开小盒子一看,里面是一只耳机!用一根细铁丝,一端焊在膜片上,另一端焊在纸盆中央,是一只“耳机喇叭”,难怪声音小。我那时胆子小,不敢去找店家退货,第一次吃了奸商的亏。

后来,家里经济条件好一点,买了一台祖国牌五灯三波段电子管收音机,我又打起了装电子管收音机的主意。但是交流电是很可怕的,我决定先装一台直流收音机。不过,一般的直流电子管乙电(即屏极供电)电压都要45伏,书上最少的也要22.5伏,我上哪儿找那么多电池呢?终于,我在《我们爱科学》第三期上发现了一篇《低乙电一灯收音机》的文章,这台机子的乙电只需要9伏,用六节电池串起来就行。
一灯收音机比起矿石机来,增加的东西不多,主要就是一只电子管。我把妈妈给的零花钱攒起来,好不容易凑够了三块五毛四分,可是到商店一问,那只2Π2Π(后来叫2P2)要市公安局证明才卖!天哪,2Π2Π的输出功率才75毫瓦,还顶不上后来的一只小功率晶体管。可在那个年代,“强放管”都是严格控制的,怕装电台与境外敌特联系呀。我缠着妈妈去单位打证明,妈妈开始不愿意,一定是对当时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心存疑虑,我哪儿懂这些啊,只会耍赖,妈妈最后还是给我打来了证明。
开头做的矿石机是用手工扭接的线,搞电子管收音机就必须焊接了。我从旧货摊上花两毛钱买来一支75瓦电烙铁的把儿,又花八毛钱买了一支烙铁头,用长螺丝固定,先做成一支火烙铁,放到煤炉子里烧热了再焊接。
我用木板做了一个Π形底座,上面是两块板钉的,中间留了一条缝,装电子管座和线圈,再加块面板,用寄包裹的木箱做了个电池盒。1962年的8月15日,我的第一台电子管收音机会唱歌啦!我高兴地用红、蓝圆珠笔在机座侧面写下了“1962-8-15”几个字。

一灯收音机装成后,虽然比矿石机要好,可声音还嫌不够大,用舌簧喇叭都只能靠近了才听得到,而且只能收本地的几个电台,我坚定了要装交流收音机的决心。

首先遇到的难题是做底盘,一次学校组织积肥时,我在一家工厂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个自制的破收音机铁皮底盘,虽然缺了一块,还有点扭曲,我仍如获至宝,拣回家去,敲敲平,再用一块三合板做成面板,缺口的地方也补上一块三合板。底盘上的孔不够,我又没有手摇钻,就用钢锯片折成斜角,后面包上布,手都磨破了才钻好一个孔。

电子管从哪儿来呢?我开头打的主意是:装好后先把家里收音机上的管子拔过来试,成功后再慢慢买。没想到在鞍山的大舅舅听说我要装收音机,给我寄来了6A26K46G26P1四只电子管,我简直高兴得要疯了。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变压器,市面上有,要二十多元一个,对一个初中生,这简直是天价。跑到无线电厂想订做,也得十八元。后来,我看到一个电路,变压器只用来供电子管的灯丝,高压用市电直接整流,便花十二元买来一只灯丝变压器使用。

在上初一年级的寒假,我的五灯收音机终于装成了!虽然样子难看,性能却不差,除了声音难听点(那是因为我用了处理品的喇叭,而且没有装在木箱里),灵敏度比家里那台祖国牌还高!不过,那个灯丝变压器也让我吃了些苦头。有一天放学,一位同学要来看我的作品。那天下着雨,他打赤脚,我穿着球鞋,开机后,我的手无意摸到了底盘,我俩的耳朵又正好碰上了,一下子,把两人都电得跳了起来。从此,我每次开机前都要先用电笔量一下底盘。

收音机装好了,可没听多久,又被我拆了,因为我想试验新的电路。什么加高放、6U1变频、两级中放、6E16E2电眼、反馈式音调控制、衰减式音调控制,除了因找不到输出变压器,没试过推挽电路外,能找到的电路差不多都鼓捣过了。有一段时间电子管特别便宜,一角五分钱就能买到一只,当然不是常用的管子,而是6J16H26F2之类,我用手绢兜回来一堆,变通使用,也装成了几台三、四灯机。

搞无线电,缺不了万用表,我那时当然买不起,就到旧货摊上花一块五买了个400微安的表头,再买个三刀十一掷的开关,找个木头盒子。电阻是计算好后,买上一堆各种阻值的,跑到妈妈单位上借万用表来量,串串并并解决的,居然也拼出一台可以用的万用表。

后来晶体管出现了,我当然跃跃欲试,但这小东西实在是太贵了。我记得第一次见到的一只检波二极管就卖到九元八角!到高一时才忍痛花九元多买了两只三极管(Π401和Π6B各一只),装成一架两管来复式收音机,在郊区下乡支农时还很出了些风头。农民们还没见过那么小的收音机,每天晚上宿舍里都围满了人听广播。

大串联时我到了北京,除了到几个学院看大字报,就是钻进无线电商店了。妈妈给了我五十元钱,我就买了三十多元的元件。回到家自然又鼓捣开了。文革中我也参加过造反派,上过广播站、宣传车,不过多半时间是在搞“线路斗争”,光67年就装了五十多台收音机,大部分是帮别人装的,但从来没收过钱,有时还倒贴零件。

下乡时我的交流收音机送人了,只带着一堆书和半导体零件到了农村。寨子里没有电,当然什么也干不成,我经常跑到两三公里外一个有电的寨子里的知青点,在那里过无线电瘾。一年多后我被调到公社广播站,这下就如鱼得水了,我不仅修好了站上的很多器材,还帮公社上几个单位修了收音机。

进厂当工人后,条件就好多了。特别是当上了电工,车间里有铁皮、硅钢片、漆包线、绝缘材料,还可以烤绝缘漆、有绕线机,用点边角料就能做出变压器、机壳。最让我高兴的是在一个新车间旁发现了几大罐丢弃的三氯化铁,赶忙抬回来,自己做印刷电路板。

装电视机是我多年的愿望,开头我对晶体管工作在高电压、大电流的状态比较陌生,也买不到合适的行输出管,就准备装一台混合式的,用晶体管装信号通道,电子管装扫描通道,底盘都做好了,还买了只6P13P。可是邻厂的一位师傅给了我两只汽车电油泵上的高反压大功率管,又叫我去看了他的作品,我顿时信心大增,马上动起手来,很快装好一台九寸的黑白电视机,除了高压包是买的外,中频变压器、电源变压器等都是自己绕制的。不过这机子仍是“裸体”的,显象管用铁皮箍固定在底盘上,高压线都暴露在外面,我要不在家,别人都不敢开。当时电视机还比较稀奇,晚上家里常有许多客人来看电视。以后我又请会木工的弟弟做了个机壳,装了第二台电视机,并赶在女儿出世前送到岳母家,妻子坐月子时就天天可以看《大西洋底来的人》啦。

当了爸爸以后,在家里就很少有条件玩无线电了。不过,靠了这个特长,我的工作倒是与爱好越来越接近。先当维修电工,又进仪表室,最终成为了电子工程师。现在不光搞电子,也玩电脑。可是,干这一行也真够累的,因为新技术层出不穷,知识更新极快。要不抓紧学习,几个月就落后了,真应了那句话,得“活到老,学到老”。


这是装的两台电视机

DH233-1.jpg
2018-7-10 16:14
DH232-1.jpg
2018-7-10 16:14

TOP

金马鹿兄:你我玩无线电及工作经历近乎复制,电子管收音机我也安装了有50台,但电视机只装了一台14吋的,村子里有我相关的文字,可能就比你多了一个在电台做直播节目的经历,呵呵!
QQ图片20180710205505.png
2018-7-10 20:55

拙作文字中的海泉现在是广西交通电台的总监,我在广西经济电台的直播节目《流金岁月》的搭档

TOP

在老三届社区与关闭了的乐趣网老三届论坛、华知论坛,除了金马鹿、智和还有老呆、荷萍等无线电发烧友,人才济济呵!
我只在老父指导下裝过简单的单管半导体收音机,停课闹革命的年代受老父托常去无线器材店买零件(老人从解放初青年玩矿石收音机到中年玩半导体收音机,他的专业却是机械工程),当年8欧舌簧式喇叭、动圈式喇叭、可变电容器、磁棒、漆包线,还有低频三级管和高频三级管,动辄几元以上1个,我的零花钱是玩不起的。老父当年较高的工资才玩得起这发烧友,记忆中他装过好几台多管半导体,包括说过我下乡带去的1台。但他从不玩真空管收音机,可用于收发报机的真空管当年是严格控制出售的,加上抗战时在贵阳某陆军修械所的工作经历,根本不敢沾这嫌疑的边?
记得当年他也是依葫芦画瓢,一本线路图上各种线路零件标得清清楚楚,不是自己设计线路的。组装的收音机有时杂音大,可能与我代购一些处理品三级管等零件有关(图便宜),还有一些说是线路图本身缺陷?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金马鹿兄的经历真是精彩!男孩子就是会玩!我们女的只会织些毛衣呀袜子呀那些东西。对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啊。

好文欣赏!我推荐给微信群了。

TOP

佩服马鹿兄,在昆帮中,就你会弄这些,如蓦然所说,女同志就会织毛衣、绣枕头套,做鞋垫之类的事情。

TOP

欣赏佳作.gif
2018-7-11 15:49

TOP

6P1电子管在南宁当年购买需要公安局的证明。我的机子用的管子是托在天津的一位亲戚买的。后来本地空军雷达站来单位培训,他们那里有很多收发报机用过J级的6PI电子管,据说是为了保证通讯的正常,那些管子只使用200小时就换下来,给我弄了好几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