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这里真的是热闹非凡,备个案吧:48年生人,67届高中毕业生。我读的是实验班,高中二年制,66年已在备战高考了。我应可以称自己是大姐了。天下知青一家亲

TOP

俺是1947年6月出生,属猪,67届高中。
文革期间,俺这里忙于武斗,没人顾得上处理老三届问题,直到70年初市 ...
玉潔 发表于 2011-10-1 18:28


这就是俺。

TOP

啊。还真得称hutu 大姐姐。怪不得写的文章呱呱叫地好。握手握手!

TOP

回复 63# 蓦然回首

蓦然好!俺只是年龄大,名符其实的家庭主妇老太太。谢谢您的鼓励。俺新来咋到,摸不着盆碗锅灶,还请您多多指导。问好!

TOP

回复  蓦然回首

蓦然好!俺只是年龄大,名符其实的家庭主妇老太太。谢谢您的鼓励。俺新来咋到 ...
hutu 发表于 2012-1-8 21:17


hutu 姐,听您这话忍不住我也笑了——我在去年网村建站十周年聚会上对好几个朋友说,其实我是住家老太太,每天买菜做饭,接送小孩上下学。谁也不知道我会上网。——我女儿在06年因公事在英国住了三个多月,我在QQ上与她聊天还用QQ通电话,她的同事很惊奇:你妈妈会上网??

TOP

是啊,俺也为能上网而自豪呢:周围好多老同学、老同事很少有会上网的,有的人能用电脑,也就是玩玩游戏、炒炒股票,生活中我有同学朋友一起玩,可网上却不能和他们玩,很遗憾的。
我喜欢老三届,共同的经历,容易沟通、理解,形成共同语言。
我2004年注册上网,第一个网站就是青岛老三届知青论坛,那时候,我啥也不懂,青岛老三届对我帮助很大,我对那里感情很深。虽然因家庭事务,为第三代服务,还身体等原因,经常连续几年不能上网,但只要上网,我都会到那儿看看,遛遛弯,聊聊天,心里踏实。
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TOP

谢谢hutu姐的跟帖!!

TOP

继续贴来网络上有关老三届的文章:
○ 一个沉重的话题(老三届箴言)     作者为纪念网友杨子而作
  
   提起老三届,不能不翻开厚重的历史,回眸三十多年前的那场浩浩荡荡的上山下乡运动。——但这无论如何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我不认识杨子,但可以想像,与所有的老三届一样,她小小年纪就离乡背井,怀着一颗对老人家忠诚不贰的心,来到老人家挥手指引的贫瘠落后的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经历了今天的同龄人难以想像也不敢想像的艰辛与磨难。也许,就因为在这风华正茂的十年间,恶劣的生活环境,原始的生产劳动,摧残了她正在青春发育的身体,潜伏下病根。我不是医生,但同是老三届,同在农村蹉跎了十余年光阴,因此应该有发言权。是的,尽管三十多年过去了,但我永远忘不了那段辛酸的历史,在我的脑海里,时时会闪现几位同伴的影子,我常常为他们叹惋、悲哀。
一位是女生,一位本该在父母身边撒娇,在学校继续琅琅地念书的清纯、娇小、漂亮的女孩。一次突击挑河工,时值深冬,刺骨的寒风中,沉重的土筐压在她肩膀上,她摇摇晃晃地挪动脚步,便从坡上一头栽下来,一声未吭,再也没有站起来。医生检查了她的遗体,发现她患上了肾炎,只是没有告诉别人。她的肩膀已经肿得像馒头。
一位是男生,一个壮实、豪爽、好强的小伙子。那是一个炎夏,烈日蒸烤着大地,烤得人身上泛出盐花,他接受任务,背负手摇的喷药器去茫茫的棉田喷药,收工时不见他的人影,天黑也不见归队,几十个人提着马灯下田也未找到。队长说肯定溜回城里了,他有“5.16”的嫌疑,这下暴露了。几天后,有人在棉田边闻到腐臭,循味探源,但见他躺在棉花丛里,手里还紧握着喷管,蛆虫在他鼻孔里爬进爬出。结论,他自恃强壮,没戴口罩,系中暑兼中毒。
除此之外,还有驾马车不小心被颠下碾死的,有在高高的闸门上跳水撞上石头的,有为保卫丰收果实在与当地老乡的武装冲突中英勇献身的......如今。他们的墓至今排列在河边的防风林里。知青回城后,我们曾集体去祭扫过一次,割掉荒草,添上几把新土。活着的我们,大多是社会底层的工人,有下岗的,内退的,少数几个考了大学的,稍有出息,现在也只等退休养老了。在农村落下毛病的就数不清了,最多的是关节痛,医生说是受过伤。
   命运对人是那么不公平!如果不是文革,如果不搞上山下乡,这一代人会怎么样呢?历史对上山下乡运动有何评说呢?终于在网上搜到一段,转录如下:
   与二三十年前那场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相比,如今这个时代的人们热衷的是“进城下海”。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经商“下海”自不必多提。进城呢?君不见在广东珠三角一带以及中国绝大多数的城市中,涌来了多少怀着梦想的农民兄弟和姐妹们吗?当然,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上山下乡是那一代年青人无法逃脱的宿命,是在政府组织半强制下的无奈的服从,他们所仅有的一点乌托邦式的远大“理想”,在冰冷、严酷的现实面前很快就支离破碎了。而今天,选择“进城”的人们是在实现他们内心的渴望。
   很难想象,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的一段最新指示一经发表:“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全国立刻一片沸腾。在那个“落实毛主席指示不过夜”的年代里,当天各大城市街头便涌满了狂热的人群。那一天,人们喊出了这样的口号:“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插队落户干革命,下乡上山当闯将,连续革命立新功。”那一天,整整一代人的命运被决定了。相比较“文化大革命”前的10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数量几倍、几十倍地增长,到了1969年初,“老三届”的毕业生已基本离城。
   有领袖的号召和各级政府的组织,这一代人别无选择。当然,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里,许多知识青年是满怀着理想主义的激情和改造世界的豪情壮志踏上征程的。在他们眼中,伟大领袖毛主席已经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1968年7月,大型油画《毛泽东去安源》发表了。青年毛泽东胸怀宏图大略、雄姿英发,只身走在乡间路上的形象,成为一代青年的图腾。
   不管以后的道路多么曲折、境遇多么凄凉、生活多么困苦,对于那些并未熟谙世事的青年甚至是少年来说,他们一定也被一种“田园牧歌”的气氛所笼罩住了。这一代人是在苏联集体农庄和我国人民公社的赞歌声中成长起来的。在封闭而浮夸的环境下,正如米兰·昆德拉在《笑忘录》中写道:理想远大、富于激情的新世界的建设者,在为所有的人作一曲田园牧歌。对于知青来说,田园牧歌的憧憬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打破了。史料表明,多数知青下放农村后,遇到了一系列问题,使个人与家庭都付出了沉重代价。许多知青连基本的衣食住行都不能自给,在医疗、婚姻、教育甚至人身权利方面,更遭遇到后人难以想象的痛楚。
   回首当年,为什么要发动一场总共有1800万知青裹身其中的上山下乡运动呢?读者在已刊登的一期以人口学家马寅初为主题的世纪特刊中可以找到这一运动的根源所在。“错批一个人,多生八千万”。建国后中国人口迅猛增长(从1949年4·5亿到60年代初的7亿),进入60年代,“大跃进”的冒进浮夸的泡沫消散之后,刚刚迈出校门的青年学生发现,升学和就业的途径竟如此之窄,为了缓解城镇就业压力,国家不得不把知青上山下乡作为一项长远方针。上山下乡运动在1968年掀起高潮,“文化大革命”的爆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文革”初起,各行各业都停业闹革命,工厂不招工、大学不招生,“老三届”的学生留校闹了一通革命后,国家才发现,这一代人正面临着严峻的就业或出路问题。大规模的上山下乡如箭在弦、不得不发。
   历史把这一代人和我们的国家都推向了尴尬。按照现代观点,一个国家走向发达的标志在于它的城市化进程,即农业人口向城市人口的转变,而上山下乡恰恰相反,它把大量的城镇青年赶到农村去,让他们去做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众所周知,下乡知青并没有真正成为“社会主义新型农民”,反而成了一个非农、非工、非学的特殊群众。原本想把作为城市就业包袱的知识青年化解到广大农村的汪洋大海中去,不料知青到农村后反而又成为国家一个不得不承担的沉重包袱。当时,国家每年要拨出近10亿元的知青经费,还有大量的隐形支出。
   一个基于宏大构想的大型社会实验,并未达到它预期的目的,反而走上歧途。知青们开始以为前方有着“那一片神奇的土地”,却没料到很快就“今夜有暴风雪”。
   前两年,曾盛行一阵知青与上山下乡的怀旧风。仅仅哼一哼当年的歌曲或到 “老插”饭馆里叙叙旧也就算了,却仍有一种声音在“青春无悔”的口号下,给上山下乡加上滥觞之美誉。我无意于抹杀知青一代当年的奉献精神和在艰苦环境中建设农村、开发边疆做出的贡献,但对国家和民族来说,失败的上山下乡运动沾染着浓烈的悲剧色彩,已成定论。在知青大军中,既有为追求真理,以一篇《出身论》惊世骇俗而惨遭杀戮的遇罗克,也出现“白卷英雄”张铁生这样的大时代的小混混。除了国家的劳民伤财外,上山下乡运动又造成了多少家庭和婚姻的悲剧。在返城风刮起后,又带来了多大的社会混乱和各种不正之风的蔓延!
   对比之下,现在的年轻人是多么幸福。经济体制的改革,极大地拓宽了年轻一代的就业门路,他们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这句当年红极一时的口号,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才真正具有现实意义。所有公民面对的“广阔天地”早已不是农村的范畴,而是可以拿整个世界作舞台。
   如今,才真正是一个大有作为的时代。对你,对我。
   看了这段文字,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杨子,安息吧,我为你祈祷,所有的老三届都为你祈祷!愿你在天堂快乐!

TOP

我是68届初中生,天津市的68届初中生全部上山下乡。69届走一半留一半,当然出生不好的学生属于必走的那一半。70届的全部留在本市分配工作。我的一位同班的小学同学连降两年,当时叫“降班篓”很不体面。意想不到他却因祸得福,成为70届初中毕业生而幸运地留在了天津参加工作,令人羡慕。
“赛音别怒”是蒙语,翻成汉语是“你好”。向各位老知青朋友问候一声,赛音别怒!

TOP

向同龄人问好了!

TOP

欢迎新朋友影子!

TOP

在胡绳主编的《中国共 产党的七十年》一书中这样写道:“文革中一千六百多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批知识青年在青春年华失去在学校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造成人才生长的断层,给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带来长远的困难。”

TOP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已超过四十年,但无论岁月如何流逝,知青心中那鲜血淋淋的创伤,永远难以愈合。值得庆幸的是知青的苦难已经过去。    人民不会忘记曾经的知青!

TOP

知青下乡拖累中国科技进步

“失落的一代”没有贬义

潘鸣啸:现在,我再谈一下意识形态方面的后果。在政治方面有比较明显的成绩,那就是把红卫兵运动完全解决了。1968年底,红卫兵已经受到了政府一些的控制,后来把他们全部解散在农村,当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可是这个问题完全是人造的社会问题,不具有发生的必然性。另一方面,那些知青在农村并没有变成所谓的社会主义新型农民,没有变成那些大公无私的雷锋,反而在农村学会了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因为他们去的是非常艰苦的地方,他们要为了自己吃饭而奋斗,所以他们要不停地挣工分。他们也要找办法回城,用各种各样的方法,那些方法对整个社会的道德气氛有很坏的影响。

事实上,在70年代,开始有一些腐败的现象,为什么呢?因为那些知青要想办法,他们要的父母也要想办法,让他们的孩子回城,比方说贿赂一些干部,或者一些医生,让他们病退,还是说一些假话,所以在这方面影响也是比较负面的。可是如果说这些知青没有变成社会主义新农民,没有变成雷锋,他们还是对经历改造有很重要的烙印。

所以你看到现在,他们还是很多活动,他们组织一些联谊会,那些网站什么的,期刊,那种属于一个特殊的一代的感觉是很强的。这个可以说也是这个运动的结果,现在可以讲,对于这样一个后果,就是这一代人。怎么说呢?我的书名叫《失落的一代》,我的书的名字没有贬义。我是法国人,那个名字开始流行的时候,就是法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有一个美国兵,1917年就来法国,帮助法国人打德国人,海明威就留在那儿,留在法国,以后他认识了一些法国人,他认识了老太太,老太太跟他说,你们这些当过兵的人,你们都是失落的一代,以后他写小说,用法文,虽然是英文写的,可是用法文写的“失落的一代”的一章。

因为他自己承认我们是失落的一代,失落的一代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他们把青少年的理想,那些幻想,那些很天真的信仰都毁灭了,因为他们看到的事情是完全跟他们所学的东西反差太大,所以他说我们在这方面是失落的一代。我觉得中国的知青也是这样的,也是因为他们原来的有很多很美好的理想,可是他们看到中国的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现实把他们的那些信仰完全毁灭了。更重要的是,他们失去了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这不仅是对对整个国家重大的损失。

因为一代人没有好好的念书,而且以后他们回城了,回城基本上大部分除了那些精英可以在1977年和1978年考试,考大学,除了这一批极少数以外,大部分回城以后,只能当工人,所以对国家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有一个学者做了研究,研究的那个时候损失了多少大学生,多少个中专的学生,很多很多,整个的教育水平就降低了,这个到现在还是有害的,因为很多的当过工人,他们没有特别的能力,他们在农村学的东西在城市以后就没多大用处了,在城市,他们九十年代开始,把那些国营企业的整顿,他们就下岗了,所以有一个中国学者在美国写了一篇文章,叫“从下乡到下岗”,但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虽然他们把很多幻想都失去了,可是他们知道了中国的现实是怎么回事的,所以也可以说他们也是“思考的一代”。

他们不会很容易被一些很美妙的口号骗倒,他们是比较踏实、实事求是的。可以看到,这一代人之中一些作家、艺术家、社会科学家都很出色。因为他们的经历是赋予了他们一种创造性。中国知青是个讲不完的题目,这个涉及的面特别广、特别大,也许这个刘小萌还有其他一些比较好的看法。
        ——转自凤凰网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他们不会很容易被一些很美妙的口号骗倒,他们是比较踏实、实事求是的。——这句实在!

TOP

大家好,俺是53年11月的,又几乎是69届里最小,却是那最最最最“被知青”的那拨倒霉蛋儿了。不仅如此,俺又是那出身不好的“狗崽子”,又在当年划片进了那不念书最彻底的“红卫兵战校”,就是现在的清华附中。呆了一年半,不是哄去学工就是学农的,文化课几乎就没学。老师们今天这个被挨斗,明天那个做检查,谁还敢教书啊! 弄得我如今两鬓苍苍了,还没见到过那张“初中毕业证”长得什么样呢。真可谓:三角几何是几何啊?
      最后,被当做“政治靶子”分到了内蒙兵团,到了那,苦活累活根本不算什么了,倒是被连长、指导员们“调整”得心力交瘁,今天要交代父母、甚至是祖父母们的罪行,明天要写那没完没了的“思想汇报”,反正永远都是那个时代的   “异类“。无论我怎么努力,就是写家庭认识把手写断了,向他们汇报思想把嘴巴说破了,干活把腰累折了。临了,在那帮混蛋眼里,我还是改造不好。
      数学里不是有一个”负负得正“的概念吗?这才是我不懈努力的动力,把上面的负负相加,就是一个”正“了。所以,这辈子,在社会这所大学校里,俺西天取经似的发奋读书,最终得到了一个马马虎虎的结果。
       俺现在连脸上的皱纹都长成了一个“苦”字, 哈!
       但无论如何,从念书多少的角度看,不及这里所有的人!


  

TOP

质子兄过谦了!!

~~~经历过凄风苦雨的人才更珍惜现在,珍惜目前。

TOP

以下是引用高宗伯在2010-9-19 7:21:00的发言:

辛酸而无奈,老三届!我们被失学!我们被知青!



悲壮而自豪,老三届!我们献青春!我们多阅历!

............我是高六六的,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1977年的高考监考。问候大家。[img][/img]

TOP

老井是53年的,属小龙,60年发蒙,恰逢文革进初中,期间停课闹革命、串联、搞“战备”挖防空洞、学工、到单位各基层教工人们跳“忠字舞”等,共混了四年,文化课嘛……数学学到一元二次方程,英语学到字母和几个单词旧停了,其他科好像没开。奇怪得很,当年我们市就我们一届两个班105名毕业生,除少数同学升学招工外,大部分70年初下乡。我们被称为69届,看来69届全国都不多。
      老井爱好文学,就是在乡下也没放弃,写过一些“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短篇小说、诗歌等在当地刊物发表过,被同学戏为我们那一届少有的“文人”。我们这代人算是较倒霉的,小时候发育期没吃过饱饭,该念书时没书读,该工作了没饭碗,该升工资了工龄短(七十年代初时下乡还未计算工龄),该定职称了没学历,步入中年了下岗轮到了你(谁叫你没文化少技能?),过50了国有企业破产了,这么点薪水凑合着过吧。
      不过老井还算幸运的,85年业余读电大毕业,闹了张文凭,职称、工资没落下。
      当年下乡我倒是自愿的,毕业前,我父母调往异地,我户口随迁了,因父母单位无中学,我寄住舅舅家完成学业。毕业时我本可以走人,但我报名下乡(原因很简单,兄弟姊妹多,想早点减轻父母的负担)。下乡没多久就在公社放电影,月薪34.5元,除18元交队买工分外,月伙食费8、9元,多少有点结余,加上队上的分配,每年还能给家里作点贡献。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我是算着花,掐着用,从不乱花一分钱。
      老井这一生平庸着过,有过短暂辉煌,受过磨难(在老版的《下乡回忆录》写过)。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说我们是被耽误的一代也好,说青春无悔也好,都已无所谓了。悔有何益,又有何用?世界上该悔的事多了去了,国家几十年都耽误了,咱这点算啥?老三届的朋友们,咱们都年届或年过花甲,保重身体,安享天伦才是硬道理!愿朋友们好人一生平安!
psu.jpg

TOP



老井兄风华不减当年嘛!!不错!不错。

——我是52年的,比您大一岁。我是64年上的初中——初二的全部课程都学完了,领到了初三的书却一堂课也没上过,就这么荒废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