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难忘衡阳行(二)荷叶塘边的暇想 上

到衡阳,去看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大人物,曾国藩的故居,是我多年的愿望。

借着这次老三届十年聚会衡阳的机会,这个愿望得到了实现。

建国以后,由于领导人对太平天国的高调定论,所以对于“灭太”人物曾国藩反而成了方方面面研究者有所忌讳的名词。

实则上,领导人对二方的主要人物的评论,有时却也矛盾。网载:* 领导早年对曾国藩的道德文章和功业都予以高度评价。他把曾氏尊为既得大本大源的圣贤,把曾氏编的《经史百家杂钞》奉为通晓国学的津梁。由于受康、梁改良思想的影响,他当时对暴力革命深怀疑惧,因而对曾氏镇压太平军也予以 全般肯定。后来随着世界观的根本转变,他对曾国藩的评价也发生很大的变化。

如*曾下工夫仔细研读过《曾文正公家书》、《曾文正公日记》。现在韶山陈列馆还收藏着木刻本的《家书》第四、六、七、九卷,每本的扉页上都有他当年留下的手迹“咏芝珍藏”。1917年8月23日,他在与黎锦熙论学的长信(以下简称《论学书》)中写道:“今之论人者,称袁世凯、孙文、康有为而三。孙、袁吾不论,独康似略有本源矣。然细观之,其本源究不能指其实在何处,徒为华言焙听,并无一干竖立、枝叶扶疏之妙。愚意所谓本源者,倡学而已矣。惟学如基础,今人无学,故基础不厚,时惧倾记。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思想得以解放,一个显著的特点是新的历史类书藉如泉涌而出。我就是在那个时间段,买到了唐浩明先生所著的《曾国藩》三卷本,初以管窥了曾氏一生的概貌。

由此,知道了文人统军治军的不易,曾国藩曾有“曾剃头”之绰号,受权组建湘军之时,看到属下贪官污吏,杀!不守军规者,杀!

杀人无数,故为“曾剃头”。但是细品曾氏的所作所为,乱世治军治政,所用霹雳手段,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在曾氏的故居白玉堂,世称:当时在白杨坪曾家屋后,有古树一株,为藤缠绕,树已槁,藤却根深叶茂,矫若虬龙,枝叶苍翠,垂荫一亩,世所罕见。这一大藤活像一条大蟒,村人呼之为“大蟒藤”。说来也奇,曾国藩在世时,此藤繁茂无比,迎风摇曳;曾国藩死后,此藤叶落枝枯,凋零失神,不久也死了。

还有一说,称其父在曾出生前,见屋后爬出一大白蟒,故当时人信其为大白蟒转胎。而曾国藩后来的一生还确确实实的与“蟒”有关,曾有严重的皮肤病,每晚必挖,其屑如蛇鳞。曾于62岁年华早逝,多多少少有此病有关。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历史人物,当以历史眼光观之。我也是十多年前出差时在省城买了《曾国藩》三卷(血祭、野焚、黑雨),才对曾有了另一角度认识。作者唐浩明,出生于曾国藩组建湘军的衡阳,其父为解放前夕逃台国民党高官,文革中受过不少磨砺。

路兄好文顶一下!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作者唐浩明,出生于曾国藩组建湘军的衡阳,其父为解放前夕逃台国民党高官,文革中受过不少磨砺。”

谢谢灯火兄的介绍。

原来唐是兄台同乡!对他的磨难同情。

客观的说,唐文写得还是较好的,对曾的大业有助的下属同僚也有较详的阐述,如彭玉麟等等。

感谢十一届三中会吧,没有思想的解放,就不会有历史的真实再现!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最近较忙,又夹了个今年的继续教育从4月份开始,没空静下心来好好写文。

争取吧,先把(下)写出,及难忘衡阳行其它诸篇写完。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见仁见智是正常,不过我们这里以前常与政治客的政治目的挂钩。现在这种情况应当少一点了。

TOP

好文!我与老父亲说起曾氏的事,他是翘起大拇指![em17]

TOP


TOP

曾的为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M在位时曾文公文集是放在枕边不离不弃的,由此可见是多么的推崇备至。曾的治家也是极其有方,所以后代多有出息!
LUhSsq10.jpg
2011-4-20 11:10

TOP

今年借三届网十周年聚会之际,三届网18位网友于3月25日终得以成行,参观了毅勇侯府富厚堂和曾出生地白玉堂。

值今年曾氏诞辰200周年之际,真是一件有意义之事。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以下是引用老灯火在2011-4-20 23:59:00的发言:
今年借三届网十周年聚会之际,三届网18位网友于3月25日终得以成行,参观了毅勇侯府富厚堂和曾出生地白玉堂。

值今年曾氏诞辰200周年之际,真是一件有意义之事。

是的!我回来后曾与老父亲说起去参拜了曾国藩故居了,他也很向往与赞扬!!这真是太有意义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