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难忘衡阳行(二)荷叶塘边的暇想 下

近年来,随着对曾国藩研究的深入,学界又有了新的理论。

一是有人提出来说,是曾国藩给清王朝延了六十年寿。

此话不假,如果不是在以曾国藩统帅的湘军为主力的清兵的戳力镇压下,可能这个腐败透顶的王朝早就被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起义给推翻了。

我的看法是还宜商榷,不能冒然下此定义。

因为学界还有这一种说法,近代中国的没落,与太平天国的兴起有很大的关系,太平军极大的破坏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因此不能算是一种革命,还是应该纳入中国式的王朝更替范畴。

我曾经对太平天国运动作过关心,查过很多档案,发现太平军对当时的生产力破坏极大。如我所在的县,人口骤然减少三分之一。安徽省广德县更甚,十多万人口,至太平天国复灭时仅剩下了三千人口。

所以,就能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广德县的语言与周边地区不同,竟是湖南话为主音调。宜兴同样如此,各式语言纷杂。查其原因,就是在人口大减少时,他处移民的结果。

这些资料都是有据可查的,各地的县志上多少都有记载。清史上载,太平天国灭亡后,驻守江南一带的清军忙得日日疲惫不堪。忙什么?原来是新移民经常为占无人房占无人地而发生的械斗,一直持续了十几年。

就此而言,如若没有曾国藩的“灭太”,太平军打到北京的话,推翻了清王朝,变成了“天王朝”,二个王朝彼此彼此不说,那本来还只是半个中国生灵涂炭,一下子将变成整个中国生灵涂炭,中国将更加倒退多少年?

二是曾国藩廉洁吗?最近学界有文《既清又浑的总督曾国藩》一文,说曾也有“潜规则”》。

主要是指:“在同治七年,因太平天国战争三千多万两白银的军费报销的问题,为着办事方便,他与户部的办事员们几经磋商,终于在私下达成交易,只要给八万两银子“好处费”即可全额报销这笔巨款;然就在此时,慈禧太后的旨意到了,出于曾平定太平天国、捻军的卓越功勋,同意不经户部审核,直接将军费报销即可(“老佛爷”又岂会不知这个中的鬼名堂?估计是想给曾一个面子,这便是权术了)。按说,这八万两的“好处费”也就可省下了;但这曾国藩不比常人,毕竟老辣,原已谈妥的八万两“回扣”仍然照给不误!他知道,这可不是一锤子买卖,阎王好使这小鬼难缠,以后终究还是要跟这些个吃肉不吐骨头的户部官员们打交道的。这回八万两看起来好象是省下了,以后人家少不得找机会捞回来,那可就比这八万两多得多了。”

但更多的学者对曾给予了正面的肯定。认为:做为一个对清王朝有着起死回生再造之功的封疆大吏,亦不得不放下架子与这些个文武百官们虚以委蛇,假意周旋;亦不得不在“小鬼”面前低头,以所收“黑钱”为办正事之资!

好的是双方都高度评价曾:“由于平日以清节俭自处,在曾国藩死后,其并不铺张的丧事竟然将其生前积蓄花去了大半,到了后来,居然连家人生病都闹得要找人借贷的地步了。我们讲封建士大夫的“仁义礼智信”固然有其虚伪的一面,但是,在这个“一心为公”的官场老手曾国藩面前,还真不好说什么。”

是的,曾对官场应酬之“浊”的反面,是平日清廉自守之“洁”;曾对亲朋故友门生弟子之“慈”的反面,是镇压百姓造反刑乱国用重典之“毒”。如此立体多面的复杂人格齐聚于这个湖湘士绅的后代身上,这也是这个曾文正公让人觉得可怕之处。

站在荷叶塘,最让人暇想的就是几百年来,众多的学者、平民等都在暇想的问题:曾当年为什么不借“灭太”后,一鼓作气灭了清王朝?“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其实这个问题到了双峰、荷叶塘以后,看了曾的故居,曾国藩的“住”也是很普通的。虽然比周边的民宅阔气无限,但曾国藩的家和他弟弟曾国荃的豪宅相比,简直是差远了,两者相比,富厚堂只能用寒酸来形容。(现曾国荃的故居可能遭毁损,史书上记载,面积,毫华程度远超厚德堂。)

另去读一读曾氏的家训:读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少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言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做官以不爱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八个字”:书、蔬、鱼、猪、早、扫、考、室。就是要求子女尊敬长者,善待兄弟邻里,刻苦读书,不忘劳动。(摘自“八本堂”)

再去思考一下曾氏的儒家思想,行为操守,就可以得出结论,只能是暇想,起码在曾氏身上,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还得说几句,曾治军有方,“灭太”成功,不能说曾就是个治国高手,这是二回事。如后来在直隶总督任上,处理“教乱”一案,弄得灰头土脸也是事实。

总之,作为清后期中兴名臣,百科有言——修身齐家治国中华千古第一完人 中国自古就有立功(完成大事业)、立德(成为世人的精神楷模)、立言(为后人留下学说)“三不朽”之说,而真正能够实现者却寥若星辰,曾国藩就是其中之一。他打败太平天国,保住了大清江山,是清朝的“救命恩人”;他“匡救时弊”、整肃政风、学习西方文化,使晚清出现了“同治中兴”;他克已唯严,崇尚气节,标榜道德,身体力行,获得上下一至的拥戴;他的学问文章兼收并蓄,博大精深,是近代儒家宗师,实现了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事业,不愧为“中华千古第一完人。”

这不,几百年来,吸引人们不远千里,赶到湘南这个闭塞之地来朝圣的原因——就是“曾国藩”三个字!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路兄勤于思考,评语中肯,学习了!
日月出矣,灯火不熄,不亦劳乎?

TOP

谢灯火兄鼓励!

瞎评判一下的。

过去对曾的评判反复很大,就是因为忌讳二字。这几年来,随着思想解放,清明了不少,我等也可以乱说几句了。

我对曾持正面态度。我始终认为,对历史人物的评判,不能超脱历史。即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前人;同样,对历史人物也要放进时代大环境去分析。当时正确的,可能放进一个时代里,就是一种倒退。

诸如种种,不一而足。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路兄好帖!使我们学习了不少东西。

TOP

读后增长了许多知识!感谢路兄好帖!

TOP

以下是引用路难行在2011-4-10 19:12:00的发言:

谢灯火兄鼓励!

瞎评判一下的。

过去对曾的评判反复很大,就是因为忌讳二字。这几年来,随着思想解放,清明了不少,我等也可以乱说几句了。

我对曾持正面态度。我始终认为,对历史人物的评判,不能超脱历史。即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前人;同样,对历史人物也要放进时代大环境去分析。当时正确的,可能放进一个时代里,就是一种倒退。

诸如种种,不一而足。


路兄勤于思考是公认的,赞同对历史人物的评判是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曾”是受儒家教育的,忠君卫政无可厚非。是近代儒家宗师,实现了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事业,不愧为“中华千古第一完人。” 是个值得学习与研究的人物。路兄勤于学习,向路兄致敬!
uHqFPG73.gif
2011-4-20 11:49


TOP

老三届2015年春季聚会活动来到江苏的时间越来越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在衡阳聚会的日子里的一幕幕......重读当年写的这则老贴,又勾引起了无限的怀念。

人总是那样,对美好的东西,总是难以忘却!

忘不了在曾国藩故居边的徜徉,衡山祝融峰的登临,灯火亲家的热诚款待......转眼之瞬,竟然四年多时间过去了!

岁月会逝去,青山会苍老,唯一不变的就是知青间的友情!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岁月会逝去,青山会苍老,唯一不变的就是知青间的友情!——是的!深刻认同!!

期待知友们相逢的日子!我们的友谊弥足珍贵~~

TOP

回复 9# 蓦然回首

蓦然好,人老了喜欢怀旧,这不是坏事情,美好的东西就难以忘记!此次老三届在江南春季聚会,我们定当努力,使之成为一次成功的聚会!

TOP

每次参加村子的聚会和村民们见面都是难忘的!
一生知足,平凡度日

TOP

路兄好帖!不看“台头”,真以为是哪位专业史学家的学术小品。中国古人中名气最大的可说是春秋时代的孔仲尼,得到后世肯定与赞誉最多的大概就是晚清曾国藩了,连那位一度被伟人骂作“独夫民贼”的草头王也得把曾文正公的著作奉为枕边必读之书。中国旧时文人的最高理想是所谓修、齐、治、平,热衷于立德、立功、立言,孤陋寡闻的我也感到或许只有曾国藩才有资格说自己已基本做到了,此生可以无憾矣。至于“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现在的史学家们对此是见仁见智。我们幼时读过的历史课本,其观点都以“光辉思想”为基本立场。试想,不肯定天王及东南西北翼英忠等等诸王的“丰功伟绩”,不痛骂曾国藩之流的“侩子手”,如何肯定后世的“农民暴动”的伟光正?旧中国文人的最可悲之处在于必须依附于成功的政治家才能活得滋润,不管他是由衷的还是违心的。否则连平安生存都有问题,遑论出人头地飞黄腾达。赞赏老兄的佳帖,兄的历史知识令我钦佩,钻研精神更值得我学习。(主帖文中打错了一个字:戳力似应为戮力?)

TOP

老贴不老,温故常新。老了思考一刻也不停止,才可免于痴呆之伍。再赞好贴。

TOP

王姐好!很想再去云南,而下次想去的地方却是保山、腾冲等一线,很想看看当年的远征军的旧战场。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雨兄好!

雨兄过奖了,这仅仅是2011年衡阳聚会参观曾国藩故居后的一点有感而已。

本人对曾国藩历来抱有兴趣,同样对太平天国——长毛造反也同样感兴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曾广泛的收集、整理了相关资料。但正如你所言“至于“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史学家们见仁见智。我们幼时读过的历史课本,其观点都以“光辉思想”为基本立场。试想,不肯定天王及东南西北翼英忠等等诸王的“丰功伟绩”,不痛骂曾国藩之流的“侩子手”,如何肯定后世的“农民暴动”的伟光正?”


中国的文人,历来不泛有正人君子、敢说敢言之人,却也不泛“中国文人的最可悲之处在于必须依附于成功的政治家才能活得滋润,不管他是由衷的还是违心的。”

尤到文革,似到登峰造极之态!

再说长毛造反之事,宜兴是重灾区,我的故乡,历史上曾是“国山县”的驻地,听老父说,长毛来后,杀人抢劫,还放火烧了几条最繁华的街,老百姓非常痛恨。至长毛造反结束时,宜兴的人口骤减三分之一,超过了历史到今天任何一次的战争行为。

后就萌生了要了解一下太平民国运动,因为从我们的教科书还好,所有的宣传资料也罢,无不热情颂杨此项“农民革命运动”。

宜兴与浙江长兴县和安徽的广德县相邻,而故乡张渚镇则是真正的三省鸡鸣相闻之地。下乡后发现邻近的广德县的语言竟是“湖南话”,与安徽省其它地方截然不同,更与浙江毫不搭界,偏与宜兴少数地方(交界地区)相同,连我也学会了几句(我下乡的地方有说“湖南话”的湖南人后裔)。

通过查阅当地县志,方才彻底大悟!县志说长毛造反致广德县的十万余人,致结束时仅剩三千余人。现在的广德人,多是后来的移民。宜兴大致也是如此,区别在于宜兴交通方便,移民的多样性优于广德县而已。

有至于此,所以在参观了曾国藩的故居后,写了以上一文。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戈弋兄好!勤于思考,勇于反思,我觉得是老三届人最鲜明的特点,也是我们一代人成长中的风雨过程,痛苦生活而造就的。前人说,一天不死要饭吃,二天不死要衣穿,今天的人们吃饭穿衣无虞了,而思考和反思却不能少,不能跟了风儿跑。

我想,这大概就是今天的老三届人最可贵之处!
读书行路,快乐人生

TOP

回复 14# 路难行

这一线我也没有去过远征军的旧战场,看机会能否同行!

TOP

路兄好帖。
    近几年,我亦钟情于本县地方志,亦有类似体会。
    咸丰四年,太平军侵嘉应州,所在数县,城池皆破,惟兴宁城池例外。皆因县令张鹤龄尽心守土,全城士绅协力同心,终使乡梓免于涂炭,功莫大焉。
    有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皇帝是谁、江山谁属,我辈何干?然苦皆有份。
    我作如是观。
遍迹人海觅知音,尘世哪有几人同?报国有门直须报,莫将春华付秋风。 志大谨防才学疏,眼阔须教手不拙。他日回首遗憾事,化作宇雨尚几多?

TOP

回复 18# 宇雨
有道理。没当皇帝前百姓不知道将来的皇帝究竟是贤君明君还是昏君暴君。百姓只能承受而已。

TOP

回复 17# wangph
记得姐姐说起去那儿的想法,要是能排得出时间,我也想去。

TOP

返回列表